夜雨【莫毛】4

穆清双在江津村里借了家民居暂住一夜,将行装整理好了又出了门,见树下栓的两匹马已经不见踪影,当下细细思量了片刻,一路往村外去。

附近的河道还算干净,远远地便可见到两匹白马在河边饮水。穆清双走近了,只见少年仰着头倒卧在地上,口中叼着株枯黄的草,一双眼直直地盯着天空看。

穆清双静静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看着,许久突然听到少年长叹了一声,而后翻身坐起。他所骑的白马饮够了水眷恋主人,走到他身边低下头蹭了蹭他的脸颊,乖顺得很。

穆玄英抬起手抚了抚马鬃,将脸靠在上面。时过境迁,他已经可以很好地驯服一匹马了,那个最初与他一同策马的人却不在身边了。

“毛毛是胆小鬼,看到马都会害怕!”那时候稻香村里稍微皮一些的孩子总会这么大声地笑话他。

那时候的穆玄英也不太会反驳,只会站在旁边呜呜地哭着。他确实害怕这种会从鼻孔里往外喷着气,看起来似乎脾气相当不好的动物。一双看起来过分长的腿在那里不安分地踏着,蹄子撞击在地上的时候会发出响亮的笃笃声。

一直到稻香村被屠戮后,流落江湖的那些年,他也依然不会骑马。

第一次骑马是莫雨把他扶上马的,与其说是扶,倒不如说是赶鸭子上架地把他推了上去,而后莫雨翻身坐在他身后,一双手往前握住缰绳,狠狠地一抖。

那马便如离弦箭一样奔了出去,年纪尚幼的穆玄英吓得脸色惨白,在颠簸的马背上晕头转向,一个劲地往前倾。

“傻毛毛,坐好了。”莫雨空出一只手来揽住他的腰将他带入怀里,一手紧紧握着缰绳。

风就这样呼呼地从耳边吹过,声势浩大地鼓动着耳膜。穆玄英往后倒在莫雨怀里,在这样纵情的狂奔里渐渐地定下心来。

甚至能抽空抬眼看着莫雨的脸,被风吹拂起来的头发露出掩盖不住的额头和英气的双眼,莫雨的唇角总是微微地抿起,显得整个人锐利得如同一把破空的羽箭。

他贴在莫雨胸口,在纷至沓来的风声中还能感受到一点其他,是紧贴着的地方感觉到莫雨起伏的胸口,那里面是搏动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那之后还骑过几次,在短短的他与莫雨相处的光阴里,两人一骑,莫雨总是会揽住他的腰,让他牢牢地坐在马背上。

后来到了浩气盟他便不再怕马了。只是身后没有那个人温暖的怀抱,不会让他有偷懒松懈下来便可以靠上去的胸膛。

“玄英?”

他闻声回过头来,看着穆清双漾出了一抹笑容。“穆姐姐,我把马儿喂饱了。”

穆清双点了点头,过来接过马儿的缰绳,一边跟他说:“我在农家里找到些米,刚好可以熬点稀粥。待会儿吃了早些睡吧,明日还要赶路。”

穆玄英点了点头,与她一同往回走。

粥果然稀得很,穆玄英却还是尽力地将为数不多的米粒捞出来都放进了穆清双的碗里。

“你这孩子……”

穆玄英将盛满米汤的碗凑到唇边,眯着眼睛笑得分外灿烂。少年的眼睛黑而发亮,透着让人难以抗拒的坦然和诚恳。“今次穆姐姐做的事多,理应多吃些。”

“不应如此计算。”

他连忙端着碗往旁边避开,又道:“那么穆姐姐是女子,对女孩子始终要温柔一些,玄英不能坏了名声。”

穆清双看着他脸上有些微的狡黠神情,又好气又好笑,默默低头就碗,心里却在盘算着一路上如何给他找些填肚子的食物。

两人吃过了便各自去休息。穆清双去了里间,穆玄英便在外头厅里,他心事满盈,一路上又是莫雨又是饥民,想多了又困又乏,不久便沉沉睡着了。

到半夜里突然听到窗棂上发出喀喀的声响,穆玄英蓦地睁开眼翻身坐起,屋内并无灯光,只见原本阖得严实的窗子不知何时被支起了,星光月光洒落在窗台上,映出小小一个布包来。

穆玄英略一沉思,伸手过去拿起那个布包,只觉得触手仍有些热气余温。心中讶异,当下就打开来,里头赫然是几个包子,在夜色里仍冒出袅袅的香气来。

他怔了半晌,这才猛地跳起来,支起窗棂往外看。只见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人,白色衣袍在月光下隐隐有些发光,即便是夜色如墨,那一刻穆玄英也知道那个人在看自己。

是一种熟悉得如同深入骨血与生俱来的感觉,让他不自禁地颤了一下。

穆玄英拽着手里的包子便下了床,打开门跑了出去。他身上还只着了件单衣,连外衣都不曾披上,洛道夜间风大,吹得他硬生生打了个喷嚏。

穆玄英抬起手揉了揉鼻子,那个人站在树下看着他,走近了才见一头黑色的长发不曾束起,在风中翻飞着。

“小……小雨哥哥。”

莫雨沉默了许久,这才嗯了一声,见他脸上笑得傻气,心里不由一跳。当下便伸出手握住他的手掌,皱了皱眉。“衣服也不穿,冷么?”

“冷。”穆玄英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下一秒就被人抱进怀里,还捂着他的手轻轻地摩挲着。

他虽然有些发愣,却极为自然地接受了这样的亲密。只听到莫雨又问:“晚饭才吃那么一点,饿吗?”

“饿。”穆玄英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句,就看到莫雨从他手中的布包里挑了个大肉包子掰开,然后撕了一角递到他唇边。

穆玄英想也没想,张口就咬了下去。

“好吃么?”莫雨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上去总显得有些阴郁。

“好吃。”穆玄英嚼着包子,睁大眼睛看着他。

莫雨脸色稍微好了些,又掰了一角喂他,这样一来一往,一会便把个大肉包子吃得干干净净。末了莫雨伸手将他唇边的肉汁拭去,长了薄茧的指腹划过穆玄英的嘴唇,擦得尤为仔细。

所幸是夜里,莫雨大概看不到他脸上的绯红。

穆玄英抬起手来拍了拍自己的脸,只觉得脸颊热得比刚刚的包子还烫手。

跟分离的那时候已经变得不太一样了,虽然眼神仍是记忆里那个熟悉的莫雨,带着些许疯狂和阴郁的莫雨。但是那双手已经不是孩童一样的手了,那双手变得棱角分明,握住他的手时掌心温热有力。

那么多年后再相见,却还是全身心的依赖和信任。穆玄英任他拖着手在河边站着,莫雨宽阔的肩挡去大半的寒风,让他渐渐不觉得像初时那么冷了。

“小雨哥哥……”

莫雨挑眉,看见少年仰着头灿烂地笑着,笑得如同阳光一样,第一次让他有了被照耀的温暖。而后就听到穆玄英口齿清晰地说:“我好想你。“ 

 

评论(1)

热度(48)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