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策藏】6

叶山居回到宿舍,脱了衣服就进了浴室,眼神随意地扫过贴在墙上的镜子,看得到身上慢慢浮现出来的青紫色。他只撇了一眼便过去伸手拧开水阀,哗一下从莲蓬头里喷出的水冲了一头一身,稍微搓洗了一下,奈何有些地方看不到乌青,但手指按下去却有些疼得厉害,就知道李傲血的拳头也是相当了得。

他还是惬意地冲了好一会,感觉到绷紧的肌肉缓慢地松弛下来,便仰起脸无意识地呼了口气。

等到他把水阀关了,拿起浴巾汲干身上的水,才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连敲了两下,顿个几秒,再敲两下。

不知怎么,叶山居就想起李铁牢来了,大概是因为敲门声都透出一股沉着冷静的气势,不卑不亢不急不缓,恰到好处的舒服。

他拿了一件干净的长裤穿上,一手握着毛巾在头上擦着,打开浴室的门出去,顺手打开了宿舍的房门。门口站着的果然是李铁牢,大概也是洗过澡了,透着股淡淡的肥皂味,穿着干净的迷彩背心,露出手臂上结实的肌肉来。

李铁牢似乎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个样子来开门,眼神不由得动了一下,透出点意外来,脸上却仍维持着刻板的平静无波。一看叶山居身上还有些没有擦干净的水珠,气息湿漉漉地扑面而来,因为皮肤白的关系,那一身青紫看上去竟然伤得有些惨烈。

“什么事?”

李铁牢没有说话,只是摊开手露出掌心里的一瓶药酒。

“谢谢。”叶山居伸出三根手指去拿那瓶药酒,手腕上有滴水正好沿着脉搏的凹陷滑落了滴下来,落在铁牢的掌心里。

“傲血比较不知轻重。”

“哦?”叶山居抬起眼睛,那双乌黑的瞳看了他两眼,才说,“你的眼神却告诉我,你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甚至挺满意他的成绩。”

“上校。”李铁牢面不改色地看着他,“我只是想说,你背上的伤一个人处理可能比较困难。”

叶山居闻言又看了他一眼,花了数秒时间思考了问题的可行性,而后转过身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里走:“先进来吧。”

李铁牢走了进去,顺手关了门。

山居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手上一刻不停地搓揉未干透的头发,在他走过的地方留下了断断续续的几滴水渍,等到觉得头发差不多干了,便把毛巾随手挂在椅背上,自己则在床边屈腿坐下,低下头的时候背后的蝴蝶骨便凛冽地凸了出来。

“不好意思,有劳。”

不得不说叶山居的身型真的练得相当好看,既不会太壮,又不会显得太瘦,上身的肌肉线条也非常流畅,蝴蝶骨凸起来的时候便自然透出一股气势来,似乎浑身蕴含着隐而不发的力量。

他走了好几个来回,身上的水也干得差不多了,但铁牢还是拿过毛巾在他背上摁了摁,一手打开药酒盖子倒向掌心,左右手重合在一起使劲揉了揉,而后迅速地分开按在他肩颈处。

过了十来秒,药效在掌心和皮肤的贴何处开始持续地发热,就好像铁牢手里握了两团火一样炙烤着他的皮肤,但这种热度却让叶山居很受用。

发热缓解了部分肌肉酸痛和筋脉紧绷,而后他感觉到铁牢的手掌微微动了起来,用一种恰到好处的力度慢慢地揉着,大拇指按在颈上,顺着皮肤的条理往下揉动,到蝴蝶骨上方的时候错开,往肩头划去,

叶山居闭上眼睛,身体随着他力道施加的方向轻轻晃着,要很仔细看,才看得到他嘴唇边因为舒适而确实微微扬起了些许浅淡的弧度。

“可能会有些痛。”过了好一会,铁牢的手离开他的身体,又拿起药酒倒了些,声音低沉地说着。

叶山居从鼻腔里浅浅地嗯了一声,并没有提出异议。他背后还有一处伤在后腰,这种地方不像骨头硬朗,不容易碰出青紫,但都伤在皮下,表面没什么问题,按下去的时候他还是微微嘶了一声。

铁牢还是颇用了点力度的,手掌搓得越热,捂住皮肤的时候热度传递过去,能促进血液流动,让药效扩散得更快,叶山居没有强行忍痛,时而会发出些轻轻的抽气声来,铁牢便放轻了些力道。

“手艺不错。”室内充斥着浓郁的药酒味道,叶山居等他收了手才站起身来,从行李里拿了件干净的衬衫穿上。

铁牢将药酒盖子旋紧,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微微低着头扣扣子,长睫毛在眼睑下投出些纤长细密的阴影,才发现青年不仅能用英气形容,用静美来说,竟然也有那么点意思。

但他抬起头的时候那双乌黑的眼仁一扫,就显出三分疏离冷漠,七分运筹帷幄的气质。

“谢了。”叶山居顿了顿,扫了一眼他的手掌,眉眼里竟透出些笑意来:“你可以先到浴室洗个手。”

李铁牢闻言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果然药酒的黄褐色都渗入到皮肤的纹理里,还真有些惨不忍睹,只得到浴室里把双手洗干净了出来,就看到叶山居坐在书桌前看着电脑。

他转身正要离开,就听到叶山居说:“我们谈谈。”

李铁牢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他,就见他同样转过头来仰望着自己,下巴的线条清隽有力。

“后天我会回南京。”

铁牢挑了挑眉。

“回去后,我会将这次集训的地点,确定时间,项目内容发函告知,特种兵一直以来都是国家特别看重的编制,这次的跨军区竞技式集训,可以说不仅仅是集训,更是一种较量,我们有共同的目标,而这个目标的达成,需要一些可以掌控各个领域的佼佼者,即使只是一个人,他也必须是站在巅峰的人。”

“我们需要这样一个人,两个人,培养出更多的,作为国家最精锐的队伍,这个理想版图已经构筑了很久,它甚至还有一个代号,叫‘天’。”

叶山居转过身来,双手十指交叉置于身前,看向他的眼睛里有着淡淡的笑意和自豪。“我希望它有真正充实起来的一天,进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退可默然观望独掌大局。国家需要它,而无论何时何地它都能为国家扫平障碍,保驾护航。”

铁牢不发一语,直到叶山居站起来,伸出的手递到他面前,他看着那只手半晌,只听到山居道:“李教官,我等你。”

他握住了那只有些温热的手,眼睛里有锐利的光。


评论

热度(31)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