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策藏】4

山居自顾自旋身走回房间里,将椅子摆过来坐下,就这么看着问水进了房间,把门轻轻地关上,然后走到床边坐下,背挺得笔直。

问水比他记忆中似乎瘦了些,但脸上的稚气稍稍淡了,更多的是眸子里一种毫不掩饰的四散的活力和朝气。即便是面上如何做出的沉静乖巧,那双眼睛总归是骗不了人的。

山居静静地看着他,不由得就勾起唇角笑了出来,软化了他那副收敛笑容后总会显得有些严肃的面部线条。“怎么了,怕我骂你?”

问水闻言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面上微微红了红,嗫喏了一会才说:“哥。”

“我确实是要骂你。”山居看着他脸上表情一垮,扬了扬眉,“南京那头不呆,好好的非要跑到这边来。这边的工房原本不留你,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让朱博士看了你那份爆破设计,向上头递交了好几份申请,硬是把你留下来了。”

“那还不是因为我有……呃……真才实学。”初时略微有些上扬的音调在叶山居的注视下渐渐弱了下去,问水垂头丧气地掰着自己的手。

山居抬起手揉了揉鼻梁,父母过世得太早,导致他过早地便对这个世界抱有一种冷淡的疏离感,以此树立了一道隔膜来保护自己,即便对外人总是冷淡淡的没有什么人情味和热度,但是对于仅有的这个弟弟,却几乎把所有的关爱都给了他。

“我打算向上头申请,将你调回南京军区。”

“我不要。”问水闻言立刻站起身来,声音里有了些浮动。

叶山居挑了眉,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他,末了才沉声道:“理由?”

问水立刻便噤声了,过了一会才说:“总之是有我不能离开的理由。”

山居那双明亮的眼睛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也不说话,脸上的笑容不是绝对的严肃,总有些似笑非笑的样子,看得叶问水胆战心惊。

过了许久,才听到他说:“为了李傲血?”

问水深吸了口气,这才一脸悲壮壮士断腕地说:“我知道瞒不过你。”

“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四那年学校安排的实习三周,安排到这边的工房里了,有几次吃饭的时候撞上了,聊着聊着慢慢地就熟了。”问水低着头小声地说着,“哥,是我先喜欢他的,也是我先追的人。”

“怎么,怕我为难他?”山居不动声色地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唇边勾起一抹笑容,眼神却没有感染到他的笑意,仍是淡淡的没有波动起伏。

“哥。”叶问水拖长了声音,像小时候那样带着点委屈和服软的撒娇。

“李傲血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自然会去查证。”山居脸上连最后一点笑意都抹去了,若有所思地看着问水道,“虽然我没有阻止,但也不代表我赞同你放弃一切追随对方这种全然付出的行为。”

问水只是低着头,半晌没有说话。

倒是山居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已经没有了方才的严厉,只是说:“回去吧,早点休息。”

“哦……”问水应了一声,站起身来往外走,末了又回过头来说,“你也早点休息,别老是把时间都花在工作上,我现在又长大了能工作了,不用靠你拼命来养我。”

山居闻言抬起头,眉眼中染上一层暖意,微微笑了笑说:“养你养成习惯了,改不了。”

问水受不了地摇了摇头,大步走了出去。

 

第二天叶山居起得很早,天才有些蒙蒙亮的时候他就醒了,换了件T恤穿着迷彩裤下楼去跑步,远远地听到吹哨子的声音,一声一声划破微亮的天际,混合着空气中的青草涩气,特别的振奋精神。

才走下台阶,山居微微眯起眼,看到对角一队人已经在晨跑了。跑在最前面的毫无疑问是李铁牢,嘴里含着哨子一声接一声急促地吹着,引导着特种兵们规律的呼喝声和整齐迈动的步伐。

山居索性一边做着热身运动,一边目不转睛地观察这十来号人。跑得近了,大概是铁牢发现了他,哨音有些转变,不再是短暂而急促的,而是一声长长的哨鸣。

特种兵们整齐划一地停下脚步,立正,转过来对他喊:“上校好!”

“继续。”

山居话音才落,哨声就如同预备好了一样颇有默契地同时吹响,十几个人又是一次整齐地踢踏转身,跟着铁牢张开腿跑了起来。

山居就跑在落后他们四五尺的距离,但是三十来圈跑下来,却还是保持着这一段差距,不曾快一点,也不曾慢过一步。

他的步伐频率和惯于超负荷训练的特种兵们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一致。

晨跑结束后就是格斗训练,在操场边上的格斗场地,虽然说是训练,却多少已经带上了些比拼竞赛的性质。山居跑完了就过来站在一边看着铁牢安排对战的大兵们。

他认真地看着眼前分配出来的组别进行格斗训练,冷不防突然旁边递了块毛巾过来,山居微微一怔,才发现铁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身边。

“谢谢。”他伸手接过,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绵密的汗水。

两个人都算不上是多话的人,对于活跃气氛也没有什么帮助,山居聚精会神地看着众人,过了一会突然说:“挺可惜的。”

“这里如果一个卷腕而后向前推拉,就不会输。”铁牢开口道,说的正是山居心中想的。

山居点了点头,并不出他意料,最后决胜负的人有一个是傲血。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青年,正常来说经历过格斗扭打的人,多少会带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战意,与此相对的便是眼神中流露的兴奋,而傲血身上除了贲张的肌肉带来凛冽的气势外,眼神却显得分外的沉着冷静。

山居下意识地就看了身边的铁牢一眼,只见他身姿挺直,双手背在身后,眼睛凝神看着场上,一副不苟言笑的严肃认真。

这两兄弟,有时倒也颇为相似。

他调回眼神,见傲血一个小擒拿手拿住对方手腕,对手屈腿用膝盖撞向他小腹,想要迫使他松手去格挡,傲血往左稍微闪了半寸避开迎面的攻势,手腕翻转借力使力将对手绕了一圈。

打了十来分钟,以傲血将对方摁倒在地而分出胜负。

只听到李铁牢吹响了哨声,拍了拍手朗声道:“休息十分钟,进行下一场训练。”

山居笑了笑,偏过头对铁牢说:“下一场让我加入,人数持平,如何?”


评论

热度(20)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