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莫毛】6

穆玄英睁大了眼,努力地眨了眨看着面前的莫雨,却只能在过近的距离中看到他微微阖着的眼睛。唇舌间充盈了最熟悉不过的青年显得意外陌生的气息,即便是日日月月的思念中,他也从未曾考虑过有这么一天。

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他抬起手抵住莫雨的肩膀,却迟疑了一下到底没有推开。莫雨似乎发现了他的走神,舌尖纠缠住他略微往后缩的舌头,按在他腰间的手紧了紧。

被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连脑子里都有些晕乎乎的。他只能从鼻腔里发出些细碎的哼声,直到莫雨终于离开他的唇,拉出一点距离,以额头抵着额头。

莫雨缓慢的呼吸使得喷出的气息尽数撒在他的嘴唇上,穆玄英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半晌才轻声道:“小……小雨哥哥……”

莫雨并不答话,手指抬起来轻轻抚了抚他红得发烫的脸颊,指腹粗糙的剑茧划过嘴唇时会有些轻微的刺痛,动作却显得温柔又坚定。

穆玄英被他环在腰间的手臂拥进怀里,许久才嗫喏着说:“我又不是女子,为何……要对我如此?”

“讨厌么?”

穆玄英的脸红了一红,从耳边掠过的究竟是风声还是莫雨的呼吸,他也已经没有心思去分辨。这样的莫雨让他觉得陌生,幼时莫雨是外放的,喜怒不假辞色,成年后的莫雨却深沉得仿佛收藏了太多秘密,让人看不透。

只不过那是莫雨,他叫了许多年的小雨哥哥,又怎么会去讨厌。

“讨厌么?”莫雨又问了一次,一手托住他的下巴抬起他的头来,定定地看着他。

穆玄英看着他的眼睛,半晌才轻声道:“我……不知道。因为是小雨哥哥,倒也不觉得讨厌,只是总是觉得……似乎是不对的。”

“对与不对,谁来评说?是掌管天下的皇帝老儿,还是百姓攸攸众口?”莫雨突然笑了起来,一向有些阴郁的脸便因为这少见的笑容而柔和了不少,只听他说,“是非对错正邪之分,是浩气盟说的算,还是恶人谷说的算?”

穆玄英怔怔地看着他一会,许久才轻道:“但求无愧于心。”

“便是如此。”莫雨握住他的手,凑到唇边,“我之行事,但凭我心。傻毛毛,我这般对你,是因为我心中常自念想着你,我喜欢着你。”

穆玄英闻言眨了眨眼,月光下见莫雨亲了亲他的手背,而后环住他的腰将他抱了起来,仰着头吻住他的唇。穆玄英被他托高不少,只能踮着脚维持身体平衡,居高临下地被莫雨亲吻着,双手便只能撑在他肩上环住他的颈项。

该做的不该做的似乎都做了,穆玄英被吻得晕晕乎乎的时候想着。他甚至有些喜欢莫雨的亲吻了,方才是霸道了些,现在却又温柔得好像蜻蜓点水一样。

莫雨将他放了下来,让他的背抵着树,辗转着加深了这个吻。察觉到穆玄英开始生涩地回应他的时候,不由得猛烈地震了一震。

他设想过无数次的相见,甚至想过毛毛如果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他又该如何是好。莫雨血液里的强势和偏执叫嚣着疯狂,但想到毛毛,即便是毛毛有一丁半点的不愿意,他只怕也舍不得去为难。

穆玄英大概是他绝无仅有的弱点,也是他即便杀人如麻也有最后一抹人性不愿放弃的因源。

不知何时开始,莫雨的唇已经离开了他的唇,沿着外头披着的衣袍里裸露的脖子吻下来,蔓延过喉结一路到了锁骨。

穆玄英因着他的亲吻而下意识地抬起头,迷茫的双眼看着天上那轮明月,洛道有些荒凉,月色却是异常的皎洁美好。莫雨在他喉结上轻轻咬了一口,他便有些窒息地呻吟了声。

“玄英?”

还未曾反应过来,眼前倒是一闪,莫雨将他抱了起来,轻轻一跃便上了附近的树顶。那棵树枝叶浓密,倒是将两人的身体遮掩了十成。

穆玄英向屋子门口看去,只见穆清双不知何时醒了,正披着外衣疑惑地四处张望呼唤着他的名字,他想起方才更是面色鲜红如血,一手环在莫雨颈上,低声道:“穆姐姐醒了。”

莫雨声音已经恢复一贯的冷然,只是淡道:“她一路对你很好,我都看在眼里。”

“我知道你不会伤了穆姐姐,但是……穆姐姐到底是浩气中人,她心中没有准备,和你不该照面,恐生枝端。”穆玄英顿了顿,又道,“小雨哥哥,放我下去吧。”

莫雨的手松了松,见他趁着穆清双回过头去的那一刻跃下树去,那件衣袍不知何时除下了甩上来,一路抱着手臂便跑了进去。

“穆姐姐。”

穆清双回头见到他,神色忧虑万分,连忙将他拉近了看了几回,夜色中仅有月光浅淡,只大概看得出他全身并无什么异样,只是嘴唇似乎有些过于红嫩,看着竟有些诱人起来。

只是少女心思单纯,也未细想,急道:“你去了哪里?”

“唔……半夜听到些声响,还以为是附近野兽出来了,便追着看看。”穆玄英笑得分外真诚,一手推着她进了里屋,“下半夜了,再多睡会,明日还要赶路。”

待穆清双躺下了,他便又回到外间,趴在窗边看着外头,只见莫雨已将外衣穿上了。一如他来的时候一样,白色外衣在月色下发出朦胧的白光。

青年双手抱胸倚在树下,远远地看着他。

穆玄英伸出手,嘴唇一张一阖,无声地道:“小雨哥哥。”

莫雨虽然站得远了,却似乎听得到一般,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无论相隔多久抑或相隔多远,他和莫雨总是有一种奇异的牵挂和联系维持着,也只有他们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举动,便知道彼此要的是什么。

穆玄英露出个笑容,将头倚在窗边闭上眼。远处的莫雨便静静地看着他从窗格里露出的侧面,一动也不动。

便如许多许多年前在稻香村的夜晚一般,小镜湖的亭子里,毛毛躺在栏杆边上睡着了,莫雨便坐在一旁看着明亮月色,偶尔低头看小孩儿沉睡的侧颜一眼。

小孩儿的手握着他的衣角,睡得熟了还会流口水。在梦里也会小小声地叫:“小雨哥哥。”

莫雨便伸出手抚了抚他的脸,轻声说:“嗯,在呢。”

 

评论(2)

热度(48)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