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莫毛】7

莫雨松开环在他腰间的手,转而抬起来轻弹了弹他的面颊。“别看了,都过去了。”

穆玄英抬头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眼睛里那些心疼难受还未完全淡去,看得莫雨心头一热,又扣住他的手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诶?”穆玄英愣了一下,见他打开门就往外走,急忙拉住他的手臂,“可是我还在等面试。”

“面试什么,你已经被录取了。”

“啊?”穆玄英看着他的背,下意识地跟上他的脚步,一边苦苦思索,“可是我刚刚好像……睡着了……”

他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显得有些心虚。莫雨摇头微微地笑了笑,捏了捏他的手指,一边说:“不错,还没忘记自己在面试时候睡着这事。”

穆玄英涨红了脸,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说:“昨天白天睡得多了,昨晚又收到面试通知有点兴奋,就没睡着。”

过了许久,才听到莫雨笑了一声,不无宠溺地说了句:“傻毛毛。”

他的语气太过温柔,穆玄英忍不住就想起半个小时前那个莫名其妙地亲吻,当下觉得脸就像火烧云一样一直滚到了脖子处。

糟糕,他抬起没被握住的那一只手用力拍了拍脸颊,而后就一头撞进了莫雨怀里。鼻尖撞在他微微敞开的胸口处,一股温热的气息熨帖上来,穆玄英觉得自己简直要缺氧而死了,瞪大的眼睛却死死地盯在那些先前并未注意到的伤口上。

伤口不大也不深,但却多,甚至还渗出些轻微的血渍,虽然不至于血腥,但他近距离地看却也觉得有些渗人。

“打自己的脸干什么?”

“为什么这么多伤?”两个人同时出口,穆玄英已经顾不上回答,一把抓住他的前襟扒拉开衣裳,就见衣物掩盖下的地方虽然伤口不多,但莫雨的肋骨下却有一道近乎横跨了整个身体的疤痕,周围甚至还有一个弹孔。

穆玄英怔在原地,抓着他衣襟的手不由有些发抖。半晌才说:“我刚刚一肘顶在……这里。”他的手指伸过去轻轻搭在莫雨胸前,指尖只觉肌肤温热,他心里却有些冷。

他想他不在的那些年莫雨一定吃了很多很多的苦,更何况从小起莫雨就不是一个和善的人,他不会主动去惹是生非,但如果别人来招惹他,莫雨天生傲骨,就一定是拳头说话。

但是弹孔和……似乎是锋利的东西造成的伤疤,虽然看上去有些年月了,穆玄英想象不出当时应该是什么样的情景。

莫雨哥哥,毛毛是不是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他翻来覆去地想着,渐渐只觉得鼻子有些酸,低垂着脸眼眶有些泛红。

“毛毛……”莫雨有些无奈,他倒是不介意这么被穆玄英扒拉得衣衫不整,就怕傻毛毛无意为之他却真的上了心,便握住穆玄英的手腕微微扯开,却听到身后吹了声口哨。

“这个……雨少爷,我只是想来提醒你今天是每月的例行报告会。”陶寒亭扶了扶眼镜,脸上的微笑和善又诚恳。

而他身后站了几个捧着文件夹的人,男女都有,大概是各部门的经理跟上来准备会议,此时却都尴尬万分地四处游移着目光。

“以前怎么办现在还怎么办。”莫雨若无其事地拉好衣服,拉着穆玄英扬长而去。

一直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穆玄英还有点闷闷不乐地低着头不说话。莫雨蹲下来仰头看了他半晌,才说:“你想问我什么?”

“为什么那么多伤?”

“以前的,不疼了。”莫雨以往笑得不多,但对待穆玄英却总是很温和,唇角还带着点笑意,“其实受伤的时候也不太疼,吓傻了。”

吓傻了是骗他的,受伤当下不太注意痛楚倒是真的,因为那个时候他一般全力倾注于如何击溃对方,对于身体上所受的伤痛,他一向不甚在意。

道上的人叫他小疯子,浴血修罗名符其实。

穆玄英瘪了瘪唇,半晌又说:“昊星是你的公司?”

“算是。”莫雨点了点头,“你看到了,陶寒亭在弄。”

他真正插手的,是昊星背后那些并不合法的灰色甚至黑色交易,这些却也不能告诉穆玄英,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我就是走后门进的公司?”

“你介意?”

穆玄英沉默了一下,才说:“也不是很介意,就是觉得没感受到大书理想描绘蓝图的面试有点可惜。”

“傻瓜。”莫雨抬起手揉了揉的头发,漫不经心地玩着发梢的卷翘,“傻毛毛还有英雄情结。”

穆玄英挥了挥手挡开他的手腕,按住自己一头像炸毛猫一样卷翘的头发,有些别扭。“别再摸了,又不是小孩子。”

“我就摸摸又怎么了,那么多年没摸过还不准人多摸两次。”莫雨一手环住他的脖子将他拉进怀里,落在他头发上的手却温柔地抚了两下,而后一个吻就落在他发心上。

唇隔着头发触感并不明确,呼出的鼻息却纷纷落在他头顶处,穆玄英只觉得憋着一口气不知如何是好,那么多年来他一心顾着读书毕业以慰父亲在天之灵,从来不肯花心思浪费在感情上,这个时候才隐隐觉得他和莫雨这样应该是极其怪异的,但赖在那有些温热的怀里就觉得如同小时候一样亲密无间,没什么不好。

亏得这个时候还是上班时间,人少得可怜,只有远处树林前有些老人摆着棋盘在对弈,穆玄英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胡思乱想,莫雨却松开他站了起来。

“莫雨哥哥?”

“倒是别忘了正经事。”莫雨转身往一旁的自动贩售机走过去,穆玄英不明所以地跟在他身后上前,这才看到高大的贩售机旁边还有个夹娃娃机。“不是喜欢布娃娃吗?”

穆玄英瞠目结舌,半晌才说:“不,那是……以前……”

“你那个百宝袋书包,就那么小一个,硬是把三分二的位置塞了个布娃娃在里面,我当年要碰还不让拿。”莫雨一手按在夹娃娃机上面,另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个硬币塞入投币口,“有一次我和你逗着玩,结果扔到不小心扔到木架子上,你哭得稀里哗啦的。”

简直是黑历史。穆玄英觉得自己今天隔三差五地就脸红似血,要么是害羞要么是激动,就差没爆血管,或者已经爆了。

穆玄英抬手覆住自己的眼睛,却听到莫雨说:“看看。”

莫雨的手握着操纵杆将机器抓手移动到角落,而后就缓慢地下滑,抓起,往外移出些许的时候娃娃却又掉落在那堆玩具里,只剩下空荡荡的机器抓手慢慢移回了原位。

他不以为意地从口袋里又掏出一枚硬币丢了进去,重新开始了新一轮的抓取。如此循环了三次,穆玄英终于发现有些什么地方不对。

每一次抓手都移动到同样的位置,下降抓取的时候似乎也刻意控制好了角度,抓不牢娃娃,却又可以往外移出些许。照道理说本不应该如此执着于一个地方,而是执着于一个娃娃才对。

穆玄英看了一眼莫雨,就见他唇畔微微翘起,脸上的神色非常安逸。和他记忆里莫雨的样子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区别,幼时的孩童眉目稍显柔和,这个时候穆玄英才意识到现在莫雨的五官长得深刻许多,唇薄鼻挺,脸上似笑非笑的样子却依旧透着旧日的桀骜,非常野性不羁的英俊。

他察觉到自己有些加速的心跳,急忙移开目光,看着机器抓手再一次移向角落,那里已经明显地凹下了一大块,有别于中部的隆起:“那里有什么?”

莫雨笑了笑,聚精会神地操纵着机器:“有毛毛。”

穆玄英愣了一下,就见到莫雨在红色的按键上按了一下,机器抓手往下探去,一会从里面夹出一个布娃娃来,这一次夹得非常稳,咔咔两声,那个布娃娃便掉到了出口处。

穆玄英弯腰从出口处的隔板里把那个布娃娃取出来,娃娃不大,做工看上去也不怎么精细,但是那一头怪形怪状微翘的头发,还有大大的笑脸,还真的是……有毛毛。

“像不像?”莫雨伸出一根手指揉了揉布娃娃的头,又抬起来摊开五指按在穆玄英的头上,“一年前我来这里看到就觉得,像极了,就像我心里的傻毛毛,笑起来灿烂极了。”

穆玄英抓着那个布娃娃,嗫喏了许久才说:“骗人……一年了怎么还会在。”

“因为我一有空就来,把它抓起来,藏到角落里,再用其他娃娃把它盖住。一开始技术不好,过几个月就炉火纯青了,如果有人把它翻出来了,我就再藏进去。”莫雨抬起手,连带着把他揽在胸前,“我就是想,如果它一直在那,就代表我还是能找到你的,天无绝人之路,我要亲手送给你,它留下来给我做见证。”

穆玄英再也无法顾及其他,只是伸出手牢牢地回抱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他胸口处闷闷地说:“这样还叫天无绝人之路啊?明明是刻意为之。”

这种感动是换了谁都无法给予他的,也无法为外人所明白的,这个人花了漫长的时间在寻找他等待他的回来,每一天对莫雨来说也许都是一种不确定的煎熬,他却还是费尽心力坚定不移。

“那又怎么?”莫雨抱着他,用心地汲取他身上的温暖,“我要做的,就一定会做到。”

 

评论(6)

热度(42)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