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莫毛】6

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投射到室内,笼在全情亲吻的两个人身上镀出了一层薄薄的金光。莫雨的手指穿过穆玄英的头发抵在他脑后一遍遍地吻他,仿佛这些年的光阴都可以通过实实在在的拥抱和唇舌相接来得到弥补。

一直到亲吻结束了,穆玄英还有些发懵,就这么维持着跪坐在莫雨双腿上的姿势,两手虚软地抵在他胸前,微微张着口轻喘。

莫雨的手滑到他脖颈上,有一下没一下轻轻地抚摸着,看他的眼睛从迷茫渐渐转为清明,脸颊上蔓起的红晕一路红到了耳根。

“我……”穆玄英慌慌张张地推了他一下,从他身上飞快地爬起来,却忘了莫雨的动作似乎永远能比他快那么一拍,在他的手刚触及到门把,一个温热的怀抱就从后面紧紧将他环住,一把握住他伸出的手。

这一次穆玄英却没有办法再把他摔出去,被握住的手腕也只是微微挣扎了一下便垂下来,而后他就听到莫雨在耳边轻声说:“毛毛,找到你了。”

他说的语调很平静,似乎只是昨日才离开今天又相见一样,但十年漫长的光阴他一个小流浪儿磕磕碰碰地长成现在的样子蕴含了多少艰辛,穆玄英却在一瞬间仿佛感同身受。

握住他手腕的手掌有些地方似乎颇为粗糙地硌在皮肤上,穆玄英低头看了一眼,就看到那双手上有许多细小的伤痕,新伤覆着旧伤,他终于有些难过地转过手心,五指穿过那只手掌的指缝,与莫雨的交握在一起。

在最早的那几年,有很多次莫雨就是这样从背后紧紧地抱着他,把他全身上下仅有的温暖分给穆玄英,陪着他度过那些漫长而又充满寂寞失落的等待。

过了许久,穆玄英才轻声说:“小雨哥哥,对不起。”

莫雨把下巴搁在他肩上,无声地紧了紧手臂。

在穆玄英心里,除了谢渊是他最亲的亲人以外,余下的位置就是莫雨。而当年被送到外面读书时很匆忙,他甚至没有机会去公园和少年说一句再见。

“谢伯伯。”那一年穆玄英趴在航站大楼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缓缓掠过跑道的飞机,小小声地说,“如果你再和我爸爸见面,告诉他我一定会好好读书,然后回来帮他。”

谢渊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就听到他说:“还有啊,如果你去公园碰到一个比我高那么多的哥哥,告诉他我一定会回来找他玩的,好不好?”

穆玄英抬起手比划了一下莫雨的身高,笑眯眯地说:“他对人很冷淡,但是谢伯伯你不要因为这样就不喜欢他,其实小雨哥哥人很好的,他总是陪我一起等爸爸。”

谢渊点了点头,而后送他上了飞机。

那个时候的莫雨依然在公园里,嘴里叼着不知哪里拔的杂草躺在滑梯上等穆玄英,而在他头顶上有一架很大的飞机轰鸣着掠过天空,渐渐地成为一个圆点消失在天际。

那之后每一天都如往常一样地过,毫无新意和有趣之处,而穆玄英再也没有出现。莫雨不知道他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会不会有什么意外,他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到穆玄英这三个字,对于身家背景真的一无所知。

直到有一天他碰见了一个人。

年轻的男人胡子拉渣套着一件黑色西装外套,手上拿着瓶啤酒过来坐在他身边,自顾自喝了一口,然后递给他:“来一口吗?”

莫雨沉默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走到滑梯背面坐下,过了一会就听到男人笑着说:“哟,不敢。”

然后那瓶啤酒又递了过来,莫雨劈手接过往嘴里灌了一口,味道有些苦涩并不好喝,他抬起头看着单手撑在滑梯上的男人。

“挺好。”男人抬起手随意摸了摸他的头发,笑着的样子让人讨厌不起来,“我说,谢谢你总是陪那孩子等。”

莫雨平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才说:“你就是毛毛的爸爸?”

穆天磊的回答是点了点头,神色间露出点忧虑来,又很快地隐去,抬手拿过莫雨手中那罐啤酒。“我走了。”

“你知道我陪他等,你来过,那你为什么不见毛毛?”莫雨在他身后站起来,一字一句地问他。

穆天磊的脚步顿了顿,而后说:“不是时候。”

莫雨并不是很明白,但他还是跨了两步上前说:“毛毛呢,毛毛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了,你知道他怎么了?”

“送他到外头读书了,对这孩子来说好一点。”

“我能不能跟着你?”

穆天磊闻言终于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他:“你想见毛毛?”

莫雨点了点头,又过了一会才说:“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不行。”穆天磊摇了摇头,“我也见不到毛毛,而你最好离我远点。如果有机会,我问问谢……那个人能不能收留你。”

“谁?”莫雨又往前迈了一步,却看到穆天磊摆摆手转过身去。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我会找机会的。”

男人的身影没入了黑暗之中,莫雨独自在夜风中站了一会,而后走回来往滑梯上一躺,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些闪烁明亮的星,眼里第一次露出迷茫的神色。

有很多事情是他现在看不清楚,也没有能力去掌控其发展的,他只是一个小流浪儿,吃了这一顿没有下一顿,也许天气再冷点他就会冻死在街边了。

莫雨翻了个身,摸了摸身上那件羽绒衣。那种厚重而充实的温暖包裹着他让他觉得安心,就好像看到穆玄英笑起来软软的样子,和握住他伸出来的温热的小手。

“毛毛……”莫雨低声呢喃了一句,“回来啊……”

那之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见过穆天磊,直到有一天他看到有好几个凶神恶煞的人追着穆天磊一路跑,穿过公园的时候激起了一串尖叫。

莫雨从角落里跳起来,拔腿就追了上去,他个子比不上那些大人,速度却很快,跑的时候感觉肺部受到挤压一样隐隐作痛,却因为怀抱着一线希望而始终不曾停下。

对方有四个,穆天磊却只有一个,莫雨追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人拔出枪指着穆天磊,穆天磊则神色平静地站在中间。

莫雨并没有仔细去分辨他们的对话,而是捂着胸口隐在墙后努力平息着自己的呼吸,下一秒用最快的速度抢了出去,一脚踢在最左边那人的腰上,抬起手夺过他手上的枪。

这一下谁也没有料到,旁边另一个拿枪的人砰砰开了两枪却都打空了,莫雨在地上滚了好几下,灰头土脸在穆天磊身边站起来,两手紧紧握着枪抬了起来。

几个人都大出意外,穆天磊神色阴晴不定,看着比他还矮上不少的莫雨。少年很单薄,看得出握着枪的手绷得笔直来努力地克制发抖,他打赌这孩子是第一次拿枪,甚至可能上膛扣扳机都不会,但却有超乎常人的行动力和反射能力。

而这一点,他能看出来,那四个人当然也能看出来。

“姓穆的,把枪交出来,要不然我送你们两个一起去下面相聚。”拿枪的人狰狞地笑了笑,反手给了身边的人一巴掌,“蠢货,枪都拿不住!”

骂归骂,他却一点都没移开注意力,如果穆天磊的手有一点点要接枪的趋势,那么第三颗子弹一定会打进穆天磊的胸口。

但是枪声响了。

就如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半路杀出个莫雨一样,也几乎没有人会在那么严峻的对立形势下开枪,这几乎没有胜算两败俱伤的一枪,出自莫雨手中。

巨大的后坐力让莫雨开枪后狠狠退了一步倒进穆天磊怀里,握着枪的手也被震得抖个不停,那颗子弹打中了对面持枪人的大腿,那个人嚎叫了一声跪下,手中的枪也对准了莫雨扣下了扳机。

穆天磊抱着莫雨扑倒在地,捡起掉在地上的枪砰砰砰接连数枪打中了另三个人,他本来就是百中挑一的神枪手,每一下都快准狠,却保留他一贯的原则,并不置人于死地。

但是致命的枪声远远地响起,活人变成尸体倒下时,露出巷口一个挺拔的身影。

男人冷漠得很,杀了人之后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慢条斯理地打开枪膛看了一眼,而后啪地一声合上,缓步跨过尸体走到他们面前站定。

莫雨的手还在抖个不停,抬起眼睛看着背光的男人,就听到他说:“以前用过枪?”

“……”过了许久,他才能张口回答:“没……”

“是么?”

男人蹲了下来,莫雨这个时候才能看清他的装束,穿着一件哑光的白色中山装,看着颇有些发灰,一如他冷漠无情的脸。

“天磊,他为什么要救你?”

穆天磊抬起手搁在莫雨头上,半晌才说:“聊过天,喝过酒,这孩子想……跟着我。”

“但是他看到我杀人了。”男人抬起手腕,将枪顶在莫雨太阳穴一侧,平静地说:“没关系,一下就结束了。”

莫雨只是看着他的双眼,原本一直在颤抖的手此时似乎渐渐平稳了下来。

“狼崽子一样的眼睛啊。”男人突然弯了弯嘴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但是你知道不知道,有时候光是有胆子是不够的,还要用点脑子,夺枪开枪,然后呢——等死?”

莫雨挺直了背抬头看着他。

“跟着我,我能让你变得十倍百倍的强。”男人收了枪,抬起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胸口,又移上去点了点他的太阳穴,“然后你想要什么,就可以自己去拿。”

阳光下巷子里没有更多的声音,过了许久莫雨才听到自己说:“好。”

那一天他还记得男人说自己叫王遗风,而穆天磊按在他头上的手很用力,掌心发烫。

 

评论(1)

热度(36)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