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莫毛】2

谢渊倒了杯热牛奶走到阳台,就看到穆玄英正趴在栏杆上。这里是二十一层,风吹到脸上的时候格外凉爽,万千灯火都在脚下,更远处的夜幕里还有万千星光。

“谢伯伯。”穆玄英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露出了一贯的笑脸。他的笑颜总是显得很明朗,眼睛里像落了星子一样闪亮。

谢渊点了下头,把牛奶递给他。“在想什么?喝点牛奶,晚上好睡一些。”

“好。”穆玄英接过他手上的杯子一饮而尽,末了抚着栏杆笑着说,“我小时候只能勉强勾着这里,再怎么努力踮着脚看不到外面,总是在想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景色。”

“现在看清楚了?”

“嗯。”穆玄英笑得眉眼弯弯,朗声说,“好看。”

其实每个繁华都市的夜景大同小异,但站在这里往外看出去的时候才觉得心里仿佛有了安顿的地方,他的家他的亲人,还有他的父亲愿意付出生命守卫的安宁,总是显得特别璀璨动人。

谢渊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片刻后才道:“回来准备做些什么?”

“我给几个公司寄了简历,先找份工作吧。”穆玄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倚在栏杆上,许久才说,“谢伯伯,其实你赞不赞成我先在警队里找份文职做做,再参加内部考核转到一线之类的。”

“不赞成。”谢渊回答得很迅速,并且毫不意外地看到他有些失望的神色。“我总是希望你过得安稳一点,这也是你父亲将你托付给我的唯一愿望。”

“但也许他也会乐意看到我为守护他的理想做一点事情。”穆玄英小小声地嘟囔着,“即使只是一点点。”

“并不是只有为国捐躯才能体现价值。”谢渊笑了笑,“当然必须要有一些人去做这种事,而正因为有了这么一些人在前面,你才更应该珍惜你所获得的,并且努力活得更好。”

他总是会想起很多当年的事,看着穆玄英年轻的眼神,立刻便想起穆天磊第一天来报道时候充满希望的双眼。青年非常出色,在警校的时候便是各种奖项的记录创造者和保持者。

上头当时为了城中最大的黑帮日益只手遮天而焦头烂额,急需要一个新面孔去当卧底,因此挑中了穆天磊。他们顺利地给穆天磊捏造了一个全新的身份,却忽略了他有个年幼的儿子。

拖家带口的人最不适合做这种行当,因为总有些丝丝缕缕的牵挂能在分毫间置他们于死地,但是不知道是太过迫切抑或是审查不当,穆天磊还是众望所归地潜伏了进去。

谢渊没有做过卧底,但也知道卧底并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即便有过分顽强的主观自我意识和自控能力来限制自己的行为,基本上百分之一百的卧底完成任务出来之后都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和行为偏差调整,还必须防着随时有仇家上门而送命。

作为联络人,谢渊知道穆天磊过得非常辛苦,他那双总是非常明亮的眼睛渐渐地变得晦暗,透着一种精疲力尽的神经质,以往干净的脸上胡子拉碴,行为也总是吊儿郎当地不成样子,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似乎吸食大麻的效力还没过,东倒西歪地站都站不稳。

“我有点累了。”穆天磊笑着笑着就滚倒在地上,摊开四肢平躺着,半晌才说,“这一票把萧沙抓了,我就不干了,管他什么狗屁正义,都他妈给老子滚。”

“我拿了钱,就带毛毛……带毛毛去别的地方好好生活。”他把身体蜷缩起来,一只手捂着眼睛,却能从指缝里看到眼角浅浅的湿润。

谢渊只是沉默了许久,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

那一晚警方倾力而出,在码头搜获了一整个仓库的重军火,火拼中死了很多人,萧沙开枪打中了穆天磊,其后被当场击毙。

子弹打中了腹部,等担架来的过程里谢渊一直按着他的小腹,一双手上全是他汩汩而出滚烫的鲜血。穆天磊倒是显得格外坦然,只是撑着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照顾……毛毛……”

“没穿着……警服……死……到底……有……些……遗憾……”

救护车还未开到医院,穆天磊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那一夜谢渊在空荡荡的救护车里呆坐了一整夜,手上的鲜血凝固了让他的皮肤有些绷紧,似乎用不上力也张不开手。

也许不让穆玄英同样地进入这个行业并不是穆天磊的遗愿,但却是谢渊固守的规矩。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觉得自己也许才是需要接受心理治疗的人,只因为他无法看着那张和穆天磊极其相似的脸重蹈覆辙。

即使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可能性他也不能接受。

谢渊深深地吸了口气,抬手摸了摸穆玄英的头,有些卷翘的头发就这样柔软地戳着他的掌心。“早点睡。”

穆玄英安静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谢渊一定是又想起了什么,因此下意识地便往穆天磊的遗照看了一眼。照片上他的父亲笑得明朗又自信,一次次巩固着幼年时已经有些模糊的记忆。

“对了谢伯伯。”他走出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迎上谢渊的眼神,“帮我谢谢张叔叔和大家了,我知道他们是怕我寂寞,其实我很好。”

谢渊看他颇有些顽皮地眨了眨眼,唇边便浮上很浅的一抹笑意。他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察觉到这个孩子的温柔正直懂事,从一个小小少年直到现在。

倘若日后下去了能见上面,他也终于能跟穆天磊说一句,不负所托。

 

莫杀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莫雨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米丽古丽也早已走了,整个房里原先有些沉闷压抑的红色灯管关了,换了盏暖黄色的灯,柔柔地照在他身上。

“少爷。”他走上前去,恭敬地压低声音,过了好一会,才听到莫雨的回答。

“说。”

“货是西城那边葛尔东赞手下的人给的。”

“是么。”莫雨淡淡地应了一声,片刻后才睁开眼睛,“心挺大,生意做到我头上来了。”

莫杀仍是那样低头站着,低声道:“帮主明令不做白货,市场大。”

房间里一片安静,莫杀也不再说话,他跟了莫雨这许多年,早已知道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该收声。果然很快便听到莫雨轻轻地笑了一声,而后说:“市场再大,也不是他的。”

莫雨的笑声也并没有流露出什么笑意,一如他说话时候的冷冽。他最终还是站起身,缓步走出了房间,莫杀仍是亦步亦趋地跟上,听到他说:“看着吸了也有段日子了,葛尔东赞性贪,看着市场大,出的货一定不少。把人都挖出来,连同东西一起扣了,西城的人来要,叫他们拿一个盘口来换。不肯,我就连人带货一并送到那边的警察局门口去,问问他到底是割盘口肉疼一点,还是那堆货更值钱。”

“是。”

发现白货这桩事早在月余前,莫雨却偏偏忍到现在拿得住局势了才肯发难。他年纪轻轻,能让全帮上下尊称一声少爷,并不只因为他是王遗风的养子,更多的是他手段之狠辣,心思之深沉,已经是多少混迹江湖的老手所不及。

杀伐果决自然是容易,但能忍人所不能,伺机而动一击必杀,才是不易。就算让葛尔东赞得到点甜头又怎么样,沾沾自喜以为踩到他头上半刻又怎么样,到最后死的也必然不会是他莫雨。

走出娱乐城大门的时候,门口停着一辆加长的豪车。车边站着的人一看到莫雨,立刻迎上来躬身道:“少爷。”

莫雨的脚步没有丝毫阻滞停顿,甚至也没有看他一眼,而是一径走向另一辆黑色的奥迪。

“少爷,陶先生让我请少爷过去一趟,说有少爷感兴趣的东西,少爷看了一定不会失望。”来人跟在身后语如连珠,见他脚步丝毫未缓,不免有些着急,忙又道,“陶先生说不感兴趣不收钱,但少爷不去的话以后就算给他多少他也不会说。”

莫雨脚步微微一顿,转身便上了豪车。那人松了口气,急急忙忙跟着进了驾驶室,驱车直奔昊星娱乐集团。

昊星娱乐作为城中最大的造星经纪公司已算十分成功,尽管成立不过区区几年,旗下包括唱片行,电影制作发行公司,艺人管理表演各项即便在全国也是赫赫有名。

但这终究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做些什么在小道新闻报纸上多得铺天盖地,但真正抓实了的却一个也没有。

莫雨下车后直接上了顶层的行政总裁办公室,莫杀为他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陶寒亭慢条斯理地拿着块手帕擦着手,镜片后的眼睛在看到莫雨的时候露出极为浓厚的兴味来。

“雨少爷来得有些快。”

莫雨在办公室里那张大得有些夸张的沙发上坐下,两腿交叠着看着他。“开门见山。”

“别这样,雨少爷好歹也是主事人,来了自己的公司也不喝杯咖啡么。”陶寒亭拿起桌上厚厚的一叠文件,坐到他对面。

莫雨索性就闭上了眼,只听到他在那边悉悉索索地翻动着文件找着什么,过了好一会才拍了一下,笑着说:“是这样,公司最近人手紧缺,我就自作主张对外招聘,职位都是些什么经纪人、助理、会计、秘书之类的,寄来的简历我也都看过了,选了一些不错的身家清白的,就是有个人我想了一天了,拿不准。”

莫雨的眉微微皱了一下,似乎觉得他这一番长篇大论词不达意听着有些烦。

陶寒亭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一径说着:“学历好,名校毕业,读的还是金牌管理学科,关键是长得也挺好,特别符合时下年轻人的审美,打造成青春阳光偶像一定前途无量,演几部青春爱情剧就能上位。我就是想着请雨少爷来看看,是请回来当文职好呢,还是推出去当偶像好?”

莫雨的忍耐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在他话音未落之时已经睁开眼站起身往门外走,甚至莫杀还来不及为他开门,他就已经握住了把手拧动。

“对了,叫穆玄英。”

门喀的一声打开了一道缝,而后以更大的力道碰地一声关上,震得落地窗的百叶帘剧烈摇晃,啪啪作响。

 

评论

热度(35)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