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归【21】

清晨天际方破晓的第一缕阳光照在驿站大门停着的马车上,往日熙攘的街道上如今空无一人,只听得到马蹄敲在石板上的清脆声响。

朝露仍有些重,风中仍有些微的寒意,穆清朗站在大门前与朱剑秋说这些什么,叶芳时远远地站在门后,脚旁有棵花盆中掉落出来的石子,他看了半晌抬脚轻轻一踢。

穆清朗是背对着他的,看不到这孩子气的举动,倒是都落在了朱剑秋眼中。

“先生一路小心。”

朱剑秋呵呵笑了起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朗声道:“清朗,朱叔叔与你说的事,还望你多考虑考虑。”

叶芳时听在耳里,心里一凛,抬起脸来望去,正好看到朱剑秋临走时投过来意味深长的一眼,唇角还挂着有些笑容,心里顿时像被什么堵了一下,不由得别开头小声咕哝了一句:“他既然不愿意,哪有还逼人娶妻生子的。” 

穆清朗见马车已经拐过街角不见踪影了,这才回过头来,正好见叶芳时似乎在嘀咕些什么,满脸都是不忿的神色,便开口道:“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叶芳时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应了句,“我还是回房睡觉了。”

“还没睡够?”穆清朗闻言微微一笑,抬起手来伸到他头上的发饰边,只是手还未碰到人,叶芳时却已经猛地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的手。

“你……你……”少年有些结结巴巴的,眼睛瞪着他的手,看上去似乎是受了惊吓一样,又透出些犹豫来。

“怎么?”穆清朗看他那样子,不自觉挑了下眉,收回手道,“我只是看你发绳上勾了片叶子,想帮你拿掉而已。”

“喔。”叶芳时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果然抓下一片叶子来,登时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反应过度,只好讷讷地低头嗯了一声。

若是方凌不曾在那边绘声绘色地说着穆清朗抱他回房一事,也不必一举一动都描绘得仔细的话,他也不至于当穆清朗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心就跳得越发快了,举动也有些混乱起来。

叶芳时只觉得穆清朗定定地看了自己半晌,直到被他看得头皮都有些发麻了,才见那双靴子朝自己迈了一步,顿时下意识地也退了一步。

“你这是在……躲我,还是怕我?”穆清朗面色平静地说了句,声音里平铺直叙的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叶芳时闻言抬起头来,对上他的双眼,只觉得那双眸子黝黝的便如古井一般,也看不出什么来,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一眨不眨。当下被他看得有些心虚起来,忙移开双眼道:“小、小爷就没有怕过谁。”

“如此甚好。”穆清朗一字一句慢慢地说了出来,无端多加了几分压迫感。却见芳时一双眼四处游移不敢看向自己,便抿了唇道,“回去吧。”

说罢转身要走,却听到叶芳时在身后喊了句:“你要去哪?”

“先生留了些画轴给我,我去看看。”声音戛然而止,他回过头来看着叶芳时。只见少年拉着自己的衣袖,不乐意三个字就好好地写在脸上一般,眉梢眼角都透着不满。

“有事?”

“没事!”叶芳时愤愤地应了句,也无暇顾及自己语气中的冲撞,只是瞪圆了眼看着他。

“没事?”穆清朗抿着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转过身来,轻晃了一下衣袖,“没事你拉着我做什么?”

叶芳时抬着头看着他,一手揪着他的袖子,闻言越发收紧了手指,扬着脸生硬地道:“大唐律例有哪一条规定没事不能拉着吗?!”

猝不及防地便被穆清朗抬起手覆在额头上,只觉得那双手指腹间有些握枪摸出的茧,虽有些粗糙,按在额头上的掌心却温热得很。叶芳时只觉得那热度从他掌心蔓延到额头上,不知怎地从耳边也冒出了一股热气。

“我当你发烧了,温度倒是正常得很,为何说话做事都和平日全不一样。”穆清朗移开手,左手边垂下的袖子一角仍被他握在手中,迟迟不肯放开。顿时觉得有些无奈起来,开口道:“你不放手,是要跟我一起去看先生留下的东西么?”

“谁要看那些莫名其妙的女子画像。”叶芳时哼了声,又抬起头道,“是不是你心里早就想娶妻生子,共聚天伦了。”

穆清朗闻言怔了一下,唇边却慢慢勾了弧度,露出些笑意来。眼中也多了几分温柔神色地看着他,半晌才说:“我就算是想娶妻生子了也没有什么错,府中兄弟到我这年纪也早有孩儿承欢膝下了。”

句句都是在情在理,叶芳时听着听着便觉得这字句都如大石一样轰一声压在心头,昨日他反驳朱剑秋时尚可以说一句,是穆清朗不愿意。如今他似乎并不抗拒了,便不知该从何处辩驳起。

穆清朗看他一脸怔忪地看着自己,似乎完全被镇住了,清秀的脸上明明有些难受的样子却硬是要压抑下去,顿时觉得有些心软起来。不由自嘲了下,分明没有娶妻的意思,又何必拿这些话来为难他。

当下轻咳了一声,又道:“我随口说说而已,莫要说生子一事,毒素会否延续至子嗣身上,但说到娶妻,也没有哪家姑娘要拼着这样绝子绝孙的命格嫁给我,我也必不会去害人家。

他只是轻描淡写地一说,似乎全不在意,听在叶芳时耳里却只觉得一阵阵难过从心底蔓延上来,丝丝缕缕地缠得整颗心都不舒服。

握着穆清朗袖子的手指松了又紧,直听到穆清朗无奈地又开口说了句:“画轴不是女子画像,而是先生从各地集来的地势图,此事另与军务有关,我不便多说。”

却见叶芳时突然抬起头看向自己,一双清澈的眼睛里朗朗似水一般,阳光照在他那一身嫩黄色衣裳上,便觉金光璀璨,面目生辉。只看到他张了张口,声音并不高,却清晰得很,一字一句都像百般确认后说出的,眼神渐趋坚定无疑。

“我喜欢你。”

穆清朗眼神闪烁地看着他,叶芳时面红耳赤地站在渐渐浓烈起来的阳光之下,睫毛不安地颤动着,光线中都是微尘轻舞。

自六岁灭门之后他便觉得自己半身匍匐在黑暗之中,毒发时更是寒冷刺骨痛若分筋。而这一贯孩子气十足生气勃发的世家少年,就像初夏六月的阳光一般,灿烂却不刺眼,总有些意料之外的时候暖入人心。

紧紧拽着自己袍子的手分明已经在发抖了,却还是把背挺得笔直,梗着脖子一副倔强的样子。

穆清朗微微笑了笑,许久才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评论

热度(6)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