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归【19】

第二日叶芳时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喉咙里干渴到了极致,坐起身来轻轻咳了一下竟然有些烧灼的感觉,沙沙的发不出声音。他坐在床边,许久才抬手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缓步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喝了。

于昨夜的事几乎没有任何记忆了,连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都不清楚,想了半天也只能当成是方凌这家伙并没有喝醉,好死赖活地把自己拖了回来。

想到这里脸上不由得一红,只觉得自己当日在西湖边上酒量也算尚可,怎么北方烈酒随意一喝就醉得不省人事起来。当下拿了块干净布蘸水擦了擦身体,换了套衣服,好不容易从枕头边上找到自己系发的带子和发饰,就听到门外“叩叩”轻轻响了两下。

他走过去打开门,就见方凌站在门外。

方凌看到他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见他一头黑发披落下来与平日大不一样,嘴上咬着那条金色的发带,一手正将头发挽了起来。

“现在几时了?”叶芳时利落地把头发扎起来,一边问他。

“快午时了。”

叶芳时怔了一下,才道:“我竟然睡了那么久?”

方凌随着他走入房内,闻言笑了起来,看了他半晌才说:“下次就不约你如此狂饮了。”

“那有什么。”叶芳时撇了撇唇道,“告诉你,我可不是酒量不好,只是喝不惯罢了。”

“是是是。”方凌看着他,眼中有浓浓的笑意,到最后只是轻笑地看着他,半晌不再说话。

叶芳时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起来,鼓了鼓脸颊别开头去自顾自地喝茶,过了好半会终于忍不住道:“你到底在看什么?”

“没什么。”方凌摆了摆手,又道:“我只是觉得……有点可惜。”

“可惜什么?”叶芳时越听越觉茫然,只好眨了眨眼看着他,一脸想问清楚的表情让方凌看着看着便又笑了起来。

“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没早些时候认识你罢了。”

“嗯?”叶芳时看着他仍是笑容满面的脸上,突然就透出了一点认真严肃来,不由得微微怔了一下,才道:“那你该怪自己不曾去过藏剑山庄,不过也不算晚,你是我出庄后第一个交的朋友。”

“朋友啊……”方凌的尾音略微拉长了些,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轻道:“小叶,那我算不算是你最好的朋友?”

“你这些问题问得真是古怪。”叶芳时扬起眉,朗声道:“自然是了,虽然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对我可是贬低得很,说我不识疾苦,纨绔子弟。”

芳时的嗓音不脱少年的清亮有力,认真说话的时候会有种自然而然的英气,听在耳里动听得很。方凌闻言轻轻一笑,只道:“让你记仇记了那么久。”

“如今你的好也记得多。”叶芳时斟了杯茶,抵在唇边轻轻啜了口,“昨晚还要多谢你送我回来。”

方凌的眸光闪了闪,顿了一会才道:“你对昨儿个的事没印象了?”

“你也知道醉了嘛,谁还记得那么多。”叶芳时斜睨了他一眼,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生动灵活得让方凌忍不住抬起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昨儿个送你回来的不是我,是穆大哥。”

叶芳时抚着额头,一手正抬起来与方凌捉来拍去,玩闹地过了两招,闻言手中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下一秒便让方凌扣住了手腕脉门,他却还浑然不觉,只是重复地又说了一次:“是……穆清朗送我回来的?”

方凌看着他眼里似乎亮了一下,望过来的眼睛里还带着些期待,一双眼看上去晶晶亮亮的看了让人心头一软,只是自己看着,却又多了半分心酸。

当下松开芳时的手腕,别开头语调轻松地说:“没错,是穆大哥抱你回来的。”

叶芳时抚着额头的手垂了下来,瞪着眼睛看着他,半晌才有些结巴地说:“什么抱、抱我回来?”

方凌站起身来,手腕一伸,在空气中划了个姿势,偏过头看着他道:“便是如此,稳稳妥妥地将你抱回了房中。”

叶芳时坐在椅子上,手中的杯子几乎有些握不住了,下唇咬了又咬,好不容易才扭曲着脸挤出一句话:“我怎么觉得你在笑话我……”

方凌笑容不改,又坐了下来道:“别说,你这满脸通红别别扭扭的样子,我还真忍不住想笑。”

“你——”叶芳时将手中杯子重重放在桌上,站起身来想说些什么,半晌也没说出来,到后来瞥见桌上放着的佩剑,再看向方凌时眼里竟然有了三分邪气。“你我好像很久没过招了,不如就在此刻!”

“想杀人灭口?”

“废话!”

方凌哈哈笑着跳开一步,看他脸颊上仍有红晕未消,眉眼里似乎有些羞多于恼,只觉心里略有些酸楚,但看着他这副生气盎然的样子,又有些欢喜盈盈地漫上来拂过心脏。当下笑道:“明早我就要走了,不逗弄你真是可惜了。”

叶芳时闻言停了脚步,皱了皱眉道:“你要回天策府去?”

“嗯。”方凌点了点头,双手抱胸道,“此次是央着朱先生带我出来的,一来是有些事与穆大哥商量,一来是想见见你,如今话也说了,人也见了,我自然要回去了。”

芳时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道:“也好。”

“对了,下月我要去扬州一趟,可以沿路到藏剑山庄拜访,你有没有什么书信要捎我回去的?”

“有倒是有……”叶芳时转身到一旁的包袱里翻了翻,掏出些长安集市上买的小玩意,尽数都塞了给他:“这些是给庄子里的师姐师妹的。”

方凌啧了一声,笑道:“你倒是照顾得周全。”

又见叶芳时从底下拿出一封信来,迟疑了半会才将信递过来,“这些日子其实我给大哥写了信,但是估摸着他看了说不定又要火冒三丈,到时你记得躲远些。”

方凌闻言咂了咂舌,接过信放入怀中,道:“你大哥是何方神圣?”

“剑庐总管……叶芳致。”

“我会帮你送到,并且……躲远点。”

叶芳时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立时柔和了脸上的线条,猝不及防地被方凌拥入怀里时,还有些没缓过神来,呆呆地顿了片刻,正想问他干什么,却听到方凌在耳边说:

“你多保重。”

叶芳时只觉得他手臂略微收紧了,用了些力道拥着自己,当下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道:“怎么?你以前可不屑有这些离愁别绪的。”

“既然是你至交好友,当然也要做些符合身份的事。”方凌笑着松开他,拍了拍他的肩,道,“我去打点一下行李。”

话音刚落便往外走去,连头也没有回,袍袖随着走动微微扬起了点风来。叶芳时看着他拐出房门的身影,突然觉得他那决然挺拔的样子,和穆清朗竟有几分相似。

 

评论

热度(5)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