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归【18】

一路进了驿站大门,才听到穆清朗淡淡地说:“你也早些回房休息吧。”

这一路方凌始终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听他说了两句才回过神来,偏过头有些愣愣地看着他,又看了几眼他怀里的叶芳时,好一会儿才说:“穆大哥,那小叶……”

穆清朗微微笑了一下,只是说:“我自会送他回房再离开,你放心。”

既然连这话都说出来了,倒也没什么不放心的。方凌胡乱地点了点头,抬起手摸了摸头嘿嘿笑了两声道:“那我明日起来后再来找他。”

穆清朗只是轻颌了颌首,转身往叶芳时住的客房走去。方凌站在他身后并未离开,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抱着叶芳时离开的背影,月光落在身上,勾出淡淡的一层轮廓。

他和穆清朗相差不过几岁,从八岁入天策府时起,偶然在点将台看到穆清朗练兵,才不过十二三岁大的少年,和旁人稚气未脱的样子相比,眉宇间竟然有种凛然的气势,面前纵是千军万马也不能折损半分的傲然。手中枪尖上挑直指半空,与同门前辈比试时,每招每式都无破绽,果断决绝得很。

那时杨教头和秦将军在一旁站着看,许久秦将军才沉着声音说:“稚子如狼,果不其然。”

杨宁笑了笑道:“清朗乃可造之材。”

方凌便偷偷记在了心里,从此之后,穆清朗便是他心头抹不去的一个影像,他尊他敬他,总是穆大哥穆大哥的喊,心中常自想着,能与此人平辈论交互称兄弟,实在是生平最快意之事。

在院中又站了许久,才抬起手捶了捶头。想起穆清朗这一路抱着叶芳时的样子,竟然从眉眼到举动之间都流露出些许珍视的感觉来,不由得又是一阵恍惚。

那边穆清朗拐过两个弯,侧过肩膀轻轻碰了一下客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后便抱着叶芳时走了进去,借着窗边投入的月光避开桌椅,把他放到床褥上后,再回身关上门。

掏出火折子点亮桌上的油灯,灯芯发出些微弱的燃烧声响,火光跃动着闪烁个不停。穆清朗将油灯移到床边的架子上,而后低头在床畔坐下。

火光照着叶芳时的脸,一身酒味不说,脸色酡红了一片,红晕连带着布满脖子,往下直蔓延到高竖的衣领里。而他躺到柔软的被褥上似乎舒服得多,唇角竟然还不自觉露出些笑意来。

穆清朗静静看了一会,才抬起手来将他有些凌乱的发丝拨开,露出清秀的眉眼和唇鼻。指腹在他脸颊上微微擦过,只觉得全是些蓬勃的热气,竟然有些出人意料的烫。

“喝不惯北方的酒,便不要逞强了。”穆清朗低声说了句,想起天策府时他也是一场酩酊大醉,不由又勾起了唇角,带上点戏谑之意,“只是不让你喝,你怕是喝得会更狠些。横竖你那性子,也不是个乖巧听话的脾气。”

抬眼见木架子上放了一盆水,看上去清澈干净得很,大概是哪个怕怠慢了客人一早备好的。穆清朗站起来,拿了一旁的方巾再说水里浸了浸拧干了,再回到床边轻轻擦了擦叶芳时的脸。

芳时一场大醉,梦里迷迷糊糊地,只是眼睛张不开,意识也不清楚,只觉得肚腹中有些不舒服,整个人又像浸在剑炉里,炉火旺盛闷热得很。突然间有个凉凉的东西贴上来,立刻识时务地凑上去,发出点舒适的低吟。

不久那带着凉意的东西也拿开了,他嘴里嘟囔了一句,也睁不开眼睛,只能抬起手胡乱抓了两把抓不到,顿时觉得一阵烦闷,将手挪到衣领边扯开了些,这才觉得又舒服了不少。

穆清朗将方巾拧干后晾在架子上,一回头看到他不由得怔了一下。只见叶芳时原本裹得严实的衣领突然扯开了些,露出线条漂亮的锁骨,发带也在扯动中松落了,黑亮的头发披了开来,嘴里似乎还嘟囔了几句,嘴唇便微微张开了没有合上。

他这模样,哪有半点平日里神采飞扬端正如风的少年感觉,倒是无端多了几分动人的风情。如此舒服起来便睡得越发没有姿态了,不时便要蹭着动两下,衣襟便扯得更开了些。

灯火跃动中穆清朗仍是站在床边不动,只是一向平静无澜的眸子瞳色似乎深了些,微微地眯了起来。好半会才弯腰在床边又坐了下来,手指也移到叶芳时的衣襟上轻轻握住。

“……渴……”叶芳时正好偏过脸来,眉间轻轻皱了起来,眼睛还是紧紧闭着,似乎大半的意识还拉不回来,只是顿循着本能从喉咙里发了点声。

穆清朗看着他的脸,握住衣襟的手指动作轻缓地地将他的领子拉好,掩住一早露出大半的锁骨和肩膀。许久才笑了笑,淡道:“醉个酒也没半分安稳。”

“……渴……”芳时又呢喃了声,伸出舌头舔了舔唇。

“倒真是不知道你这酒癖,以前都是谁照顾的你。”穆清朗微微皱了眉,心里只是想,从此叶芳时还是滴酒不沾的好,否则怕是让人占了便宜还笑嘻嘻地全不知道。

到桌边倒了杯茶水回来,伸出手托住他的后脑想将他扶起来,叶芳时却半点也不合作地侧着脸往里翻了个身,嘴里锲而不舍地又道:“渴……”

穆清朗从未这样照顾过人,与他翻来覆去拉锯了半天,只是叶芳时醉起来还是个不好伺候的性子,没半分安稳,到最后杯中茶水洒出了大半,一滴也没喝到嘴里。

折腾了许久,穆清朗终于也露出些无奈的目光看着他,许久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唇角,看着手中茶杯思忖了片刻,这才抬起手一饮而尽。

而后一手捏着叶芳时的下颚,在灯火忽明忽暗的摇曳中低了头,将唇覆了上去。舌尖挑开他原本就微微张开的嘴唇,口中的茶水一点点地渡了过去。

如果说当日桃花林里的唇齿相接全是意外,那么今天的这个就是穆清朗有意为之。

少年的唇瓣柔软而温热,接触的一瞬间便将埋在记忆深处里的感觉一一鲜明丰富了起来,舌尖已经轻轻触到叶芳时的舌头了,兀自醉得正酣的少年却没有给予什么回应。

唇齿上的酒气还有些浓郁,舌头在唇间如羽毛般轻柔地打绕了一圈,辗转拂过牙齿,直到感觉身下的人似乎有些呼吸不畅了微微弹了一下,才缓缓地退了出来。

想起当日叶芳时因为惊吓而瞪大的双眼,如今却紧紧闭着,只是睫毛因为他的手指在脸颊上轻柔的抚摸,会反射性地轻微颤动几下。

“这样对你,也许有一日,你会恨我……芳时……”他轻轻叹了一声,却始终没有再说出什么,只是起身吹灭了架子上的油灯,而后打开门在身后阖上,如来时那样走入浓浓的夜色中。

 

评论

热度(6)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