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归【17】

穆清朗只是微微垂了眼看着桌上那盏茶,热茶蒸腾的烟气还有些将散未散,杯中茶水清澈明亮得很。据说这是明前龙井,寸寸嫩芽皆似莲心,色如碧玉翠美,产自西湖。

不知怎么地便觉得心坎上那少年样子和手中这盅清茶颇有相似之处。茶叶细嫩俊秀得很,和其他茶叶相比隐隐有些娇贵的意味,凑到唇边时便是馥郁香气扑鼻,浓而不烈,偏多几分清甜味儿。

朱剑秋看着他有些出神的样子,也不说话,兀自捧着手中的茶盏啜了一口。片刻后才听到穆清朗低声说:“朱叔叔,我实在不知该当如何。”

朱剑秋看着面前这青年,突然觉得他那一向挺直的身影看上去却有几分残忍的落寞。自己少时与穆父私交甚笃,穆家灭门之后好不容易找回了穆清朗,在十余年来这孩子艰辛的成长中,却始终因为天策府的要务繁多而疏于亲近。

一时有些无言,只听到风声穿过庭院时撩动枝叶发出的声响,沙沙的连成一片。许久才听到穆清朗再度开口,声音压低了有些沙哑地低喃:“少年兴头上的欢喜,终归是没什么定性的。”

言语中到后来竟然有些隐隐的自嘲,朱剑秋闻言微微蹙眉,抬眼看着他叹道:“清朗,我只说一句,顾虑越多,皆因越在乎所致。你不是个冒失的性子,朱叔叔看了很是满意,但那么多年,你也不是个会犹豫退却的人。心中既然有了挂念,该不该握紧,全在于你。”

语罢也不等穆清朗再说些什么,便放下手中的茶盅,起身缓步走出厅外。抬头见夜空中月色鲜明,不由得长出一口气来,心里只道:“穆兄啊穆兄,清朗会遇上这等惊世骇俗之情,剑秋此番试探开解,也不知是对是错。”

打小看着穆清朗长大,好不容易才在他眼里看到寻常人那般心中有情时候的温柔笑意,顿时觉得不推他一把,只怕他这后半生还要继续孤苦下去。

朱剑秋抿起唇笑了笑,回过头看了一眼厅内独坐的穆清朗,这才轻道:“如此一着,待他日剑秋到九泉之下,穆兄可千万不要怪罪于我。那藏剑山庄的孩子眼睛明亮清透得很,看得出一旦喜欢上了就是一门心思走到底的,清朗遇上他,我放心得很。”

“只是……可不止一人,看得出他的好。”声音渐渐淡了,在风里打了个旋便散了去。

穆清朗放下手中的茶盅,热茶已经渐渐凉了,起身出门时看到庭中已无一人,正好有个当值的小兵路过,便唤住了问:“可曾见过方凌和叶公子?”

“两个人说久别重逢要痛饮三杯,方才出了驿站,去路口的酒馆喝酒去了。”

“嗯。”穆清朗应了声,待那小兵走开了,在原地又站了半会,这才信步出了门。还未过端午,夜间风仍有些凉意,路上人已不多了,若有所思地也不知走了多久,远远才看到酒馆的招牌在风中摇曳着。

他站在远处的树下,看得到酒馆门口的桌子上,那袭黄衣端端正正地坐着,方凌在他一旁说着什么,离得远了听不清楚,只是看到叶芳时不时便笑了起来,偶尔也会抬手将方凌的要拿酒壶的手拍开。

这边两个人喝得都有些微醺了,也没注意到周遭的人,方凌一路将听来的有趣小事都说了,又逼着叶芳时也交代些好玩的,只是芳时想了半天脑子里都是穆清朗的样子,这一路来除了身边人竟然没有分心过其他,当下说不出些什么,被方凌又灌了几杯酒下去。

开始还是一杯杯的浅酌,到后来嫌不够豪气便整壶拿起来灌,喝得又急又猛,叶芳时有些微微呛到了,咳了几声,脸上身上越发热起来,视线也渐渐有些对不上焦。

方凌看着他这副样子,勾了勾唇角笑道:“你这酒量真是半点没变。”

“我……可没醉。”叶芳时抬手撑住额角,微微倾了身体抬着眼瞥向他,笑了起来,“你可……可不要以为我醉……醉了。”

“北方好酒当真是不太适合江南人士。”方凌摸了摸鼻子,又倒了一杯到他面前,却被他一把推开,接过酒壶就往嘴里灌。

“小叶。”

“嗯?”叶芳时迷迷糊糊地应了声,觉得头有些重了,索性趴在桌上枕着手臂,微微嘟着嘴看了他一眼。

当日在天策府之时两人都是喝得酩酊大醉,也不去顾及彼此的醉态,此时方凌喝得少,脑子还是清醒了,看他两颊生晕斜睨过来,竟然有些说不出的风情,全是以往从未见过的,当下只看得心里扑通直跳,不由得嘀咕了句:“说什么红颜祸水,我看你喝醉了也差不多。”

叶芳时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自顾自地笑了一下,看得方凌又是一阵心惊肉跳。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脸颊,只觉得触手所及的地方热呼呼软绵绵的,不像一般男子皮肤粗糙,当真是江南水土养出来的,好摸得很。

“你好像有些瘦了。”方凌喃喃自语道。

偏偏叶芳时在这个时候觉得脸上有些痒,便动了动避开,嘴唇擦过指尖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他睡得迷迷糊糊,方凌倒是如遭雷击一样。

“小叶,我、我……”

叶芳时一脸安静地趴在那里,嘴角似乎还有些微微勾起。方凌看着他那样子,倒有些冷静下来了,许久才张口轻道:“自你从天策府走后,我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挂念你。这种感觉很怪,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太明白。”

“不如我陪你去寻矿如何?”方凌说着,见他没有半点反应,便举起手中的酒壶仰脖子灌了一大口。“老板,结账。”

付了钱再回过身来,就见面前叶芳时身边站着一人,抬头看去便脱口道:“穆大哥。”

穆清朗低头看了看浑身酒气趴在桌上睡着的人,闭着双眼倒真是没有半分不适,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方凌道:“又喝醉了?”

“一时高兴就多喝了些。”

“嗯。”穆清朗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道,“一次两次无关紧要,倒是喝多了伤身。”

“是。”方凌正想说些什么,下一秒看到穆清朗弯下腰,一手环住芳时的肩,一手从他膝下穿过,竟将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当下结结实实地愣住了,张大嘴找不到声音来。

这是他一直以来认识的穆大哥?月色下那样温和得有些不真实的穆清朗,还有些他从未见过的柔情软化了脸上的线条。

叶芳时醉归醉,方才在木桌上趴着硬邦邦的不甚舒服,如今觉得靠着的地方突然变得柔软了些,又不同于桌面的冰冷,有些温热,当下舒服地靠过去,把脸贴在穆清朗的臂弯中。

穆清朗低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缩着身子,大半张脸都垂下去埋在自己怀中,刘海散落下来凌乱地覆着眼睛,只露出鼻尖和微微上翘的唇角,当下也弯了眉眼。

“回去吧。”

“啊?啊,是是。”方凌如梦初醒地应了声,看穆清朗抱着叶芳时往驿站方向走,急忙也跟了上去。

两旁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月光穿过枝叶的空隙在地上投下淡淡的阴影,这一段路走得缓且慢,穆清朗和方凌都没有说话,只有叶芳时一个人伏在怀里睡得香甜,于众人心中发生了怎么细微的变故,毫不知情。

 

评论

热度(7)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