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归【15】

两旁铺子门前挂起的灯笼偶有风吹过便轻轻晃动了几下,火光映出头顶树枝上含苞未放的梨花骨朵儿,一个个坠在枝头煞是好看。周围都是些笑逐颜开的百姓们,三两成群地聚在一起闲聊,也有老人家拿着碗追着小孩子跑,嘴里念叨着:“快把这口粽子吃下去。”

那梳着冲天炮的小孩儿嘻嘻哈哈地跑过来,绕着叶芳时和穆清朗转了几圈,嘻嘻哈哈地笑着唱:“五月五,过端午,粽子香,好事要成双……”

唱到一半时蓦地看到街那头有些扎着红头巾的男人,手里舞动着蒲扇,腰上纷纷挂着些粽子垂落下来晃动不已,那都是城里的戏班子整出来的,过年过节时才有得免费看一场。那小孩儿立刻两眼发亮地跑过去,跑走时擦撞了芳时一下,竟把这心神不宁的少年撞得偏开了半边身子。

捧在手心里的竹简顿时滑了出去往下掉,穆清朗一手抄起那两块竹简,一手拉住叶芳时,看着少年怔怔地还未回过神来的样子,顿时觉得有些心软。

“玩累了就回去吧。”穆清朗说着,将写着“瑟”字的竹简要放到他手心中,不想叶芳时却猛地缩回了手。“怎么?”

叶芳时定定地看了他半晌,周围的喧闹嘈杂似乎都被若有似无的风声吞下了,半分也进不了耳。他又低头看了眼穆清朗修长两指间捏住的竹简,才似下了决心壮士断腕般地问:“为什么跟那老板要这个?”

穆清朗浅浅一笑,将那竹简放到掌心中抚了一下,才道:“自然不是什么上等能工巧匠打磨出来的,只是纹路古朴竹色青翠,这字又写得好,我想……你总该喜欢。”

叶芳时的目光闪了闪,那双眼睛清澈得一如夏日西湖水面氤氲生光,看着穆清朗一字一句道:“你当真晓得我喜欢些什么?”

穆清朗唇角微微弯了些弧度,却清浅得看不太出来,只是说:“要是你不喜欢,那就不要了。”

那如水的眼眸突然就起了波澜,黄衣的下摆动了动,突然就转身循着人群间的空隙跑了出去,那高高扎起的黑发一荡一荡,在火光中划出些急促的弧度。

穆清朗将手中的竹简别入腰带中,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却还是追了上去。

确实是逾越了,明知道这半生都是走不出去的死局,动了心思就是错,但对这生气活泼的少年却还是忍不住百般试探逗弄,只看他挑眉发怒或是因欢喜而肩膀微颤的样子,都觉得心里满满的温柔。

叶芳时一个外乡人,沿着道路迎着风发足跑着,也不辨认来去的方向,直到跑得心口微微发疼,有些喘不过气来了,这才慢下脚步,在如墨般浓稠的夜色中听着自己有些失了方寸的厚重喘息声,突然有些鼻酸。

回过头来看着城内的火光,那里是长安城最繁华的地方,他这一路竟然跑到了城郊处,直到气息有些缓过来了,想起穆清朗微微笑起来却连声色都不动半分的样子,心里顿时觉得有些愤恨,抬脚往树干上狠狠踢了一下。

“分明是半点都不明白!”

树木震了一下,飘下两片落叶落在肩上,叶芳时揉了揉鼻子正想回身觅路回去,才走了两步,突见不远处有些光亮忽明忽灭,当下有些好奇起来,琢磨了一下方向走了过去。

才走了数十步,鼻尖就闻到一股腥臭味道,越往前便越发浓烈起来,叶芳时抬手缓缓抽出背上轻剑,正想拨开前方茂密的枝叶看看,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他,一手捂住他的嘴巴。

“唔……”叶芳时手肘屈起下意识要撞去,就听到穆清朗的唇抵在他耳边轻道,“嘘,是我。”

这一下怎么也没撞下去,穆清朗的声音压低了很多,说话时候的鼻息都洒在他耳朵上,叶芳时的脸顿时有些热起来,只能按下他的手。

穆清朗的手从他的唇上放下来,压低他的身体,抬手拨开面前茂盛的野草。两人正蹲在一个小土坡的背面,前方不远有些打扮与中原全然不同的人手拿武器,周围还有些佝偻着背的人影,在风中微微晃动着身体,粗略一数,竟也有十余个。

那些忽明忽灭的却是些磷火,短短明亮起来的数秒间,照亮了最近一个人的脸。那简直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脸了,佝偻的背也像没有了支撑一样空空地被带子拦腰勒断。叶芳时瞪大了眼,一手下意识地抓紧了穆清朗的手,偏过头来看着他,眼里都是震惊。

穆清朗握了握他的手,拉着他缓缓地退回去,直到远离了那群尸人时才听到叶芳时说:“我们为什么要走?”

“天子脚下会出现天一教的尸人必有异动,凭我们两人难以以一敌百,我要先回驿站再做打算。”

叶芳时沉默了一下,许久才道:“你中的尸毒……”

“嗯。”

叶芳时低着头看着地上两人被月光拉出来的长长倒影,虽然他与穆清朗并肩而行,那人的倒影却长了那么数寸,肩膀总是显得宽而有力,步履沉稳。叶芳时垂在手侧的手腕动了动,微微抬起了些似乎要去碰他的肩膀,却还是垂了下去。

“你……会不会变成那个样子?”

穆清朗的脚步顿了一下,才偏过头来看着他,许久弯了唇笑道:“不会。要练就尸人,比单纯中尸毒来得复杂得多。”

叶芳时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倒不再说话了。两人一路回到驿站,穆清朗一进门便和当值的士兵说起话来,芳时落在身后缓步走着,抬头看他被正厅的烛火映着的身影,才轻声道:“即使你变成那样,我也……我也……”

断不会离你半步而求自身周全。

只是这样百转千回的心思,都只能独自藏在心里。

叶芳时站在庭中正出神,却意料之外地听到有人笑着由远而近,声音熟悉而爽朗:“哈哈哈,小叶,这一别快一月,可有念着我半分啊?”

他一愣,转身回头看向来人。那人正踏进门来,双手抱胸一派惬意,身旁又伴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不是方凌又是谁?

 

评论

热度(8)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