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归【14】

这一日的天气还算好的,叶芳时披着外衣推开窗,一股风迎面一扑,人倒是醒了大半。阳光不旺,淡淡的几缕光线就落在窗棂上,晨光中还能看到楼下厨房里飘出的白烟,和着小米粥的香气袅袅而上。

他抬起手揉了揉眼睛,这小客栈的床褥跟自家的是万万不能比,但比起山里那种坚硬的地面不知好上了多少,既没有突兀的碎石,也不会有略刺人的野草,但不知怎么昨夜回来沐浴后换了衣裳往床上一滚,就怎么都睡不着。

一时想起穆清朗伤了手臂,沐浴更衣想来多有不便,不知入睡了没有。一会又想起他在桃林中言语,想起那时温热的手和浅笑的眉眼,想着想着突然觉得有些甜得发苦起来。

他把自己捂在被子里低低地嚎了一声,快透不过气的时候才翻出来看着屋顶大口地喘气。想起叶芳致平日里随意一瞥都颇具威严,心想若他知道自己爱上个男人,估计会往死里打,揍到爹娘都不认识才是。

往日里总是会想,小爷惹不起还躲不起么?时至今日才觉得,他对穆清朗这喜欢就是喜欢,即便打死了,也还是一心一意的喜欢。

叶芳时托着脸正出神,听到门外有人轻轻叩了两声,便转身过去开门。门刚打开就见到穆清朗穿戴整齐站在门外,只是眼下泛着浅浅的青色,似乎睡得也不甚好。

“下楼喝点米粥,填了肚子后便上路吧。”

“去哪里?”

“此地离长安城不远,先到长安,天策府在城中设有驿站,我想捎封信回去。”穆清朗顿了顿,又道,“昨日你那件衣服已经毁得不成样子了,我想在城里找个手艺巧的裁缝,先帮你做身。”

叶芳时略点了下头嗯了声,一手将披着的外衣穿上,随他到楼下。喝了碗热腾腾的小米粥,连带着脸都被暖红了不少,再抬眼看穆清朗在店门外抚着马,将手中的草分给两匹马吃,脸上还带着些笑容。

这男人不笑时总显得有些冷峻,但浅浅一笑就会让人觉得春风拂面般。

叶芳时正捧着碗看得高兴,谁知道穆清朗却在这时抬头看过来,撞上他的目光,脸上的笑容尤未收敛,唇角眉梢都带着些宠溺的神采。叶芳时心里一跳,有些被撞破的尴尬,急忙垂下眼咕噜噜把碗里的粥喝得一干二净。

片刻后就听到穆清朗在头顶上说:“即使把脸埋进去,碗底也不一定能舔得到啊。”

叶芳时啪一声扔下碗,一张脸看上去暖暖热热好捏得很的样子,鼻尖闷得微微发红。“我又不是你,谁在舔碗底。”话音一落便唰一声站起来,拔腿带风地冲了出去。

穆清朗在他身后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跟了出去。

不到傍晚就到了长安城,天还未完全黑,一路走来见男女老少都是一副脸上带笑喜气洋洋的样子,大街小巷热闹得很。路上见到有人耍猴子,叶芳时看得津津有味舍不得走,还颇有些想和那猴子逗上几个回合的架势。

到最后是穆清朗硬把他脱离了人群,看他微嘟着唇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便觉得有趣,带着他先到了裁缝店量了尺码订了衣裳,再一路到天策府的驿站,如此折腾来去天也黑了大半,抬头便能看到空中浮出的点点星光。

将怀中的信函交给信使后,便听到那青年笑着说:“将军若没有事,不妨到街上逛逛,过几日是端午节,今儿个市集热闹得很,很有些有趣玩意儿看。”

叶芳时站在一旁,闻言就眼睛发亮,连连问道:“端午节除了包粽子赛龙舟,那都是白天的事,还有些什么好玩?”

“这几年翻了不少新花样,我说在前头就没意思了,少侠不妨自己去看看。”那青年笑了笑,抱拳道了声告辞便走了。

“想去就去吧。”穆清朗看着他微微笑了笑,“我和你同去,免得你走失了路。”

两人一路到了市集,果然道路两旁早已张满了红灯笼,一旦燃起了光便照得通明。小摊小贩分摆在两侧卖力地呦喝着招徕生意,熙熙攘攘都是些人群来去着,叶芳时这边摸摸那边瞧瞧,笑得一脸欢喜。

“这可是城里最大的研香坊出的胭脂水粉,小哥可要买点送给心上人啊?”

叶芳时看了看那小贩递过来的胭脂,他对成色是半点都不了解,只不过看那颜色娇俏鲜艳得很便觉得比黄衫台上那盒还要好看,便想着买回去贿赂她,当下就伸手要了一盒。

穆清朗跟在他身后,见他簪子耳饰胭脂贴花的买了不少,还一副往人堆里埋的样子,便伸手拉住叶芳时道:“你买那么多,你那心上人也用不完。”

“哪儿啊,这是给黄衫的,这是给罗姐姐的,这是给大师姐的,这是给小师妹的……哎,说了你也不认识。”

穆清朗微微挑眉,索性伸手拉住他的手腕便走,叶芳时被他拉着走出好大一段路,见他背影被两侧的灯火笼上一圈淡淡的光芒,一时便没了言语。

走着走着,人群不似摊贩边上那般密集了,穆清朗才松开他的手,回头正要说话,就听到一旁有人笑着喝道:“哟这两位小哥,可有心上人啊?”

到底是端午节还是七夕月,穆清朗只觉得一阵无奈,正想应答,就听到那大叔抢白道:“来来来,没有也不要紧,来摸摸看,兴许这一摸就是一段天赐的姻缘呐。”

再一看他案前放着偌大一个锦盒,旁边散乱地摆放着些精巧的小玩意。咋一看都是些单一的物件,再看却分明应是另有一半不见的。那大叔摇着手中的纸扇呵呵地说:“你莫只看我这边,我家那口子在那边摆了摊子,这些东西,都是成双成对的。”

叶芳时偏了头看了半晌,才问:“这是什么玩法?”

“你在这盒子里一抽,抽块竹简出来,那竹简上有字,与我家那口子那边锦盒内的竹简,都是各自成双的,抽中一对,便是天造地设的姻缘,命定之人呐。”

“有趣,只是我抽了,那边却没人抽,又怎么办?”叶芳时笑了起来,随手在那锦盒内一摸,摸出半片竹简来,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个瑟字。

“缘分是天定,自有到来之日。”那大叔一瞥那边,高兴地道:“你看那边不就来了两个小姑娘么,如此,这位也抽抽看吧。”

穆清朗微微笑了,却不动手,只是看了叶芳时一眼,眼睛映着四处的灯火光芒,显得异常明亮。

叶芳时被他看得有些招架不住了,便没头没脑地抓住他的手到锦盒里摸了一块,嘴硬道:“摸摸又不打紧么,有趣得很。”

穆清朗看了眼手中的竹简,唇角勾起的弧度深了些,笑得有些深意。“倒真的是有趣得很。”

“琴瑟和鸣鸾凤相交,姻缘这事由天定,我看看。”那大叔凑过来看了一眼,愣了一下,又探头过去看了看叶芳时手里那块,一拍大腿,“错了,一定是我家那口子放错了。”

穆清朗那块竹简上赫然写着个琴字,笔力入木三分。他将手中的竹简放到叶芳时摊开的手里,指尖轻触了一下道:“是一对。”

两片竹简合到一起果然毫不突兀,叶芳时怔怔地看着手心里的竹简,突然觉得这凉得生硬的死物在这一刻仿若一片热铁,烫得捧不住。

只听到那大叔在那直说:“错了错了,真是错了。”

然后便是穆清朗轻笑了声道:“既然是错了,也有错的缘分,这两片竹简便送我们两个,做个纪念吧。”

叶芳时听在耳里,心里一颤,猛地一抬头,就看到穆清朗抿着唇看着自己,微微笑起来真是说不出的英俊。

 

评论

热度(8)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