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归【13】

那之后叶芳时变得有些寡言少语起来,出了桃林后山势渐走渐险,他也只低头在前面走着,遇到有些陡峭的山路两手并用攀了上去,见穆清朗受伤的手用不上力,便伸手拉了他一把。

“多谢。”

他揉了揉鼻子垂眼道:“饿了。”

穆清朗闻言怔了一下,笑得弯了眉眼,转而从怀中掏出一方小布包展开,拿了里头的干粮出来递给他道:“吃点吧。”

正午的阳光有些耀眼,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穆清朗低头看了眼地形图,手指划拉了两下,抬起头就看到叶芳时侧着脸吃着干粮,耳朵却不知为何红成一片。

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原本沾染了血污的脸用山泉水洗净了,束发金冠重新扎了起来,世家公子即使衣衫褴褛,一张脸也还是在目光流转间露出些一丝不苟的贵气。

不得不说那五毒青年说得不错,叶芳时当真是长得好看得很。

穆清朗抬起手按住了自己受伤的手臂,默然不语。明明就是身负灭门之仇,每日都不断地提醒自己定要亲手报仇才能留着这条命到今日,即使当时觉得那青年并无杀人之意,但五毒教行事诡秘,虫蛊之毒令人防不胜防,依他平日的性格,绝不会赌这样胜负全在转念之间的注。

但当时握着叶芳时的手,只觉得世间万事都比不上这双手的温暖重要,这少年生气了喜欢瞪圆了眼横眉以对,高兴起来又会笑出浅浅梨涡,嘴巴有时不饶人得很,但也会为了不平事而出手相助他人。

山间的风带着树木的涩味拂过,叶芳时在这时偏过头来说了句:“继续走吧。”

穆清朗点了点头,跟着他深一步浅一步地循着山路走。在他偏过头的那一瞬间,金冠上闪烁了阳光显得璀璨夺目,连带着半边眉目都融入了光中。

那时穆清朗心里突然有了个念头,只觉虽然周身是伤,但这些年四处奔走却当真没有一刻像和叶芳时在一起时这样心里平静舒服,若能长此以往……

想到这里心口突然一痛,他皱着眉按住了。连自己也察觉出了,虽是一瞬间的念头,但他什么时候动过和人朝夕相处的心思。如此看来当真是很喜欢叶芳时的,但即便是当个至交好友,也是穆清朗绝对不会去做的事。

只因交友就要动情,一旦伤情者则五内俱损。从很久以前他就知道自己的命是捡回来的,既然是捡回来的,必然就有收回去的时候,家人都不在了倒也还好,若有朋友,必然连累人不快活。

当日曲苒立誓不再离开万花谷,却还是为了他寻访天下求一解毒之法。而叶芳时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江湖虽然风云多变,但身为藏剑山庄的弟子,在外必然不会吃太多的亏,前程大好只要努力些便能唾手可得,何必搅和进他这池浑水。

穆清朗想到此,抬起眼见叶芳时一脸认真地摸索着岩壁,便道:“如何?”

只见他摇了摇头道:“不是。”

“这两天也几乎走遍了,若还是探不到矿脉便乘天黑之前下山。”穆清朗看了眼他身上的衣裳,微微勾了唇角,“备了热水洗澡,换身衣服才好休息。”

一提到热水叶芳时便觉得有些把持不住了,拧着眉想了片刻才重重点了点头。

穆清朗看他一副神往又强行压制下去的样子便觉得有趣,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脑道:“放心,天下之大必有宝矿深藏,若有造化必定能找到。”

他这颇为亲昵随意的轻轻一拍,叶芳时却偏偏往后退了一步,一脚踏在一旁的树叶上。怎知这树叶只是时日长久累积起来的,虚虚的交叠着铺了一层,下面便是个小坑。他一脚踏空,要拔腿已经无处使力,当下直直摔了下去。

穆清朗要拉他也已来不及,搭到袖子上摸了个空,幸好那坑也不深,芳时啪一声摔得灰头土脸,却似乎也没伤到哪里。穆清朗正要说话,就看到他兴高采烈地抬起头来,笑道:“找到了,是矿石。”

他头发上还有些枯叶挂着,脸上尽是些尘土,双眼却漆黑明亮得很,直看过来,穆清朗只觉得他这样子竟然可爱得很,当下也微微抿了唇笑道:“如何?”

只见叶芳时低头细细摸索了一遍,再抬起头来时脸却垮下来了,有些可怜兮兮的抽了抽鼻子应道:“只是寻常铁石而已,杂质太多了,做不出上品。”

穆清朗却没说什么,伸手过来道:“我拉你上来。”

叶芳时握着他的手爬出来,有些愣愣的,似乎打击有些大。穆清朗抬手将他头发上挂着的树叶扫掉,他也站在原地垂着脸没什么反应。

“下山吧。”

叶芳时点了点头,走了两步,眉眼皱了皱。穆清朗走出几步,见身后没有声音跟来,便回头看着他道:“怎么了?”

“没事。”叶芳时摇了摇头,又抬脚往前走。虽然动作除了有些慢且缓之外似乎并无异常,但穆清朗眼一扫就发现了他右腿落地全没有先前的有力。

皱了皱眉,穆清朗走回他身边,将他按坐在一旁的大石上,也不多说话,伸手握住他右边小腿微微抬起,听到叶芳时倒抽了口气,便除下他的鞋袜。

右脚脚踝有些微微肿起,穆清朗叹了口气抬头看着他道:“方才跌下去时弄伤的?”

“脚恰好撞在那块铁石上,伤得不重,没什么问题。”

穆清朗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两手握住他的脚,道:“你忍着些。”

这边手微微一扭,叶芳时只觉得脚踝处一阵疼痛袭来,当下有些忍不住了,狠狠便咬住下唇,瞬间有些血腥味在齿间散开。

“筋扭正了,骨头没事。”穆清朗将他的鞋袜套上,抬眼见他唇上殷红了一点,便下意识抬起手在他唇上一抹。

只是这一下两个人都愣住了,穆清朗手指才抚上他的唇便觉得有些不妥,只是收不住势,一抹便过去了,指尖所触一片柔软。再看叶芳时瞪着一双眼看着他,似乎被吓住了,连眨眼都不会,眼珠子黑得发亮,隐隐似乎有些什么,一闪而过来不及辨认。

半晌穆清朗才转开脸道:“应该能走了。”

叶芳时低下脸嗯了一声站起来,虽然走路的姿势有些僵硬,但到底没有方才的古怪。只是两个人这一段下山路走得沉默无言,直回到村里的小客栈上各自回房,也没有再说出什么话来。

 

评论

热度(9)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