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策藏】3

叶山居的手很干净,握着筷子的手指显得修长好看,只是静静地坐着夹菜吃饭的样子颇有些做文职的彬彬仪态。微有些敞开的衬衫衣领下露出若隐若现的锁骨,青年干净得就像大学刚毕业的样子。

不说他是上校,简直没人能猜得出来。

铁牢放下筷子,拿过汤勺给他盛了一碗汤放到他面前。

“谢谢。”山居接过碗小啜了一口,而后抬起头看着他,“大概先说说情况吧。”

“把工房和勤务兵等等排除在外的话,C3队里一共是13个人。”

“我知道,你们队在济南军区里是精英中的精英,甚至放眼全国也是佼佼者,在国际特种兵竞技中得过很多奖,这也是为什么这次要选择你们来进行越野训练竞赛的原因。”山居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方便经验传授。”

“倒不如说是经验交流恰当一点。”铁牢微微笑了一下,“上校,您这是试探我?”

山居闻言仍是一副淡漠的样子,只是眼眸中神采奕奕,在灯光有些黯淡的食堂里显得意外的明亮。“来之前我听说,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相对的,也很狂妄。三年前你曾经直言过竞技竞赛体制的不完善,也驳斥过某个军区领导对特种兵训练的质疑,并且把他手下的另一支特种兵部队整得死去活来。”

“不是整,而是训练。”铁牢摇了摇头,挑眉看着他,“当兵的最重视制度命令,您是不是觉得,像我这种的存在于这里,本身就是一个不定时炸弹?这一句,以前我的教官说过,但已经很久没人说了。”

“这种事迹在你身上简直是层出不穷,你立过军功,拿过国际特种兵竞技赛的冠军,功过相抵,虽然军阶升不上去,但个人能力太强,所以扔了你也不合适。”山居屈起手指轻轻叩着桌面,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仍是不动声色的平静,“你自己说呢?”

 “我说……”铁牢端起自己面前的碗,注视着他言辞诚恳地说,“还是先吃饭吧,凉了就不好了。”

叶山居闻言似乎微微怔了一下,但转眼就被他平静地掩盖了过去。青年端起碗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菜,心里只是想,这个传闻中一身傲骨铁血冷面的教官,其实倒是挺会关心人的。

一直到吃完饭出了食堂,两个人都没有再交谈过。这一顿加上吃饭时候的说话耗费了不少时间,走在宿舍楼附近的时候,楼上已经几乎灭完了所有的灯,只剩下各个走廊里微弱弱的几盏照明。

夜晚的风有些凉,山居微微仰起脸,觉得风拂到面上的时候颇为清爽,还夹杂着点青涩的草木气息。宿舍楼附近有个花圃,周围种了些树,风一吹便沙沙地响着,一片片蔓延过去。

“绿化好像做得挺好。”山居正好走到花圃边上,在浓郁的夜色里倒也借着那些宿舍楼里传出的微弱光线看了个大概。

“休息的时候,他们还挺喜欢这里的,主要是凉快。”铁牢顿了顿,又说,“有时候不喜欢呆在宿舍里,也有些喜欢跑这里看书聊天的,陶冶情操。”

山居点了点头,颇为赞同地说了句:“劳逸结合。”

灯光微弱,他的脸大部分笼罩在树叶的阴影里看不清楚表情,只是言语中听得出很放松,尾音便显得有些微微上扬。

铁牢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有片落叶掉落在他头发上,向着光的那一面。山居还来不及抬手拍掉,铁牢已经伸手过去帮他拂落了。

手指碰触发梢的时候很轻柔,但是靠得太近了,竟然显得有些暧昧。山居在头顶感觉到他手指的触感那些短短的时间里怔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铁牢一眼。

铁牢比他还要高上半个头,必须要微微仰头,才看得清楚他的眼睛。即使是在夜里,却仍分辨得出他双眼目光的明亮和锐利来。

那双眼睛的主人就这么认真地看着他,呼出来的气息不疾不徐地拂在他脸上。

山居抬起手在头发上随手拨弄了一下,转过身的同时错开了铁牢的身体,笔直地往宿舍楼走去。风中传来他轻淡的声音,却依然清晰有力:“回去吧。”

铁牢看着他清瘦的背影,无声地笑了笑,快步跟了上去。

各自回房后山居洗了把脸,而后便坐在桌边将没看完的文件翻看了几页,掏出标注了几点。直到最后一页看完,他才长出一口气往后靠在椅背上,抬起手揉了揉鼻梁。

突然就想起了隔壁的李铁牢,长着一张硬朗太过的脸,轮廓就像用刀子刻出来的,严肃的时候更有一种咄咄逼人的锐利英俊。

李铁牢这个人也算是闻名已久,虽然在南京军区里这位教官的标签只有两条,强悍和反骨,和他的外形倒真合得上。

两大军区的竞技竞赛设想是当年被铁牢驳斥过的那个老领导提出来的,至于请缨实施和执行的却是山居自己。那个老领导和他渊源颇深,引起他兴趣的也是老领导提起铁牢时候的咬牙切齿和来回念叨。

老人家一口气咽不下去,心里却又爱才,于是想方设法非要搞个竞赛来比比高低。赢了就是自己当日提出的质疑没错,输了就代表他看好铁牢的眼光也没错。

横竖都没错,山居想到这里便觉得这执拗脾气也有些好笑。

至于那个李铁牢,该有多目中无人才能做得出来,一分面子也不留,把人气得差点吐血的样子,连带着反复提起的那些日子被磨练得跟疯了一样的特种兵们。

但归根结底,他却有点欣赏李铁牢的不卑不亢了。

山居手中的笔规律地在桌面上轻轻叩着,脑子里却动得飞快,末了在纸上涂涂写写了几行,都是关于这次竞技的事项。

突然听到门上传来轻轻地两声,他丢下笔站起身来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青年低着头一副做了亏心事来认错的样子,山居杵在门边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看着他。青年没抬起头,看不到他嘴边那抹温柔的笑意。

“叶问水,有什么事进来说。”


评论

热度(17)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