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策藏】1

三伏天实在太热了。

走在水泥路上仿佛都有种蒸熟煎蛋等待翻面的感觉,热得有点恍惚。叶问水抱着一堆设计图纸,有气无力地缓步往工房走,汗水顺着他的额头脸颊一路滴落下来滑入衣襟里。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抬起手扇了两下,扯了扯工服的衣领。一点风也没有,闷得要窒息的情况下,两眼却下意识地往不远处的操场看去。

操场上大概有二十来个人在负重跑步,地面蒸腾的温度几乎能扭曲了问水眼中看到的一切,那二十来个兵却还是有条不紊步伐整齐地奔跑着。

跑在最前面的人似乎朝这边看了一眼,就短短几秒便回过头去了。

叶问水抬头看了一眼头上毒辣辣的太阳,光晕投射下来,他条件反射地眯起眼睛。

“问水!快点!”

“是!”他提起力气用力应了一声,连自己耳旁都嗡嗡作响了一会,才朝着来人跑过去。

只跑了几步就淋漓大汗,来人是比他大两岁的笑尘,隶属同一工房,叼着根烟打量了他气喘吁吁的样子,这才伸手接过一点他手上的图纸,捏了捏他的肩膀,“你这素质不行啊,都来兵营两年了,没吃过猪肉也该看过猪跑步啊,跑两步跟要了你的命一样。”

问水被他捏得肩膀酸软,只能嘿嘿笑了两声。他的体质其实也不算差,甚至以前在学校体育分数也挺高,但丢到兵营里就好像小鸡进了狼窝一样,顿时就成了渺小的一团。

“好在去的是工房,要是像C3那魔鬼教官把你在操场上那么一轮操下来,甚至怀疑你能不能活到第二天。”笑尘叼着烟走在前头,含含糊糊地说着。

“你怎么还抽烟?”

“出来找你顺便抽两口呗,要不?”

“不要。”他摇摇头,“守纪律啊,快熄了吧。”

问水长得很清秀好看,穿着沾染了点油墨污渍的工服越发显得肤色白皙。在静谧得连蝉鸣都没有的午后,即使走出很远了,还能听到操场上传来的口哨声和呼喝声。

晚饭也是要去食堂吃的,折回来的时候还是要路过操场,刚好看到那二十几个特种兵跑完了,正在操场边喝水。问水看了一会,刚刚跑最前面的那个人就脱了被汗水湿透的上衣搭在肩上,军靴抬了一脚踏在台阶上,正抬头把整瓶水往脸上倒。

甩头的时候短发飞溅出的水珠划出漂亮的痕迹,然后那个人睁开眼看见他,远远地就弯起唇笑了笑的样子,抬起手招了招。

问水就啪啪地跑过去了。

“班长,小问水来了啊。”旁边几个兵嘻嘻哈哈地笑着,喝了水勾肩搭背地提着自己的东西就走了。

“傲血。”

李傲血嗯了一声,拿水洗了洗手,说:“我得先回去洗个澡。”

“教官呢?”

“上头来了人,叫走了。”傲血把衣服拧干,甩在肩上。

问水弯腰要去提他脚边的背囊,拉了一下拉不动,静默了几秒才说:“这次是多少?”

“四十公斤。”傲血眨了眨眼,见他一副五雷轰顶的样子,不由得弯了弯唇,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我哥凶残得很,你又不是不知道,去食堂等我。”

说完背起脚下的背囊就走了,问水看了眼自己的手,只觉泪流满面。

 

C3的魔鬼教官李铁牢一路驱车到了军区总部,上了三楼的少将办公室,敲了敲门,直到里面传来一声“进来。”这才开门走了进去。

杨宁坐在办公桌后面,微笑地看了他一眼。铁牢走了进去,行了个军礼。

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正坐在椅子上翻看文件。绿色的军装笔直地穿在身上,一双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在铁牢进来的时候他的目光从文件上移开,看着这个目不斜视的少校。

“南京军区的叶上校。”

“我区雄鹰部队C3组教官李少校。”

叶山居站了起来,伸出手和他简单的一握然后松开。和李铁牢略黝黑的肤色不同,他的皮肤显得稍有些白,大概是江南人的关系,面容上虽然英气逼人,但眉眼却和铁牢的硬朗帅气是两种类型,在英气之余显出有些柔和的俊美。

“叶上校这次过来是为了下个月两大军区的特种兵越野集训了解情况,并参与主持和部署。安排就住到C3的宿舍里,李少校。”

李铁牢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看着叶山居站起来将文件收好,而后和杨宁握手告辞。他的行李很简单,一个小皮箱就放在身边,拎起来就可以走了。

身材修长,穿着军装的样子显得分外挺拔好看,只是基本上没什么笑容,除了和杨宁握手的时候微微弯了唇角之外,就是一副冷冷的样子。

对方军衔比他高,不主动说话,李铁牢也没有开口的道理。两个人上了车,叶山居就抽出文件来看,铁牢把手搭在方向盘上,过了一会才说:“上校。”

“嗯?”山居淡淡地应了一声,手指都没动一下。

“开车看东西对眼睛不好。”

叶山居的手顿了一顿,而后抬起头,冷静地阖上文件夹。“可以走了。”

李铁牢嗯了一声,眉宇间有些难得的笑意,而后驱车上路。停红绿灯的时候微微侧头看了坐在副驾的山居一眼,只见这个年轻的上校闭着眼睛似乎在养神,又似乎是睡着了,总之在这样的注视下,他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已经西斜的夕阳余晖透过车窗玻璃照进来,在他脸颊上留下淡红色的金斑。显得纤长的睫毛覆住眼睛,下眼睑上便落了些浅色的阴影,面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却有一种温和平缓的气质,让人不由的安静和镇定下来。

周围汽车浮躁的轰鸣声中,他却似乎能听到叶山居绵长的呼吸声。

李铁牢这个在特种兵们面前一向显得冷血无情的教官,突然就有了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评论(2)

热度(28)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