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欢

【蒹葭番外一】

八月十五中秋夜,叶家夫人在阁楼上设了香案,窗棂推开的时候,上好的月色正从中天投射下来,落在香案上摆满的祭品处,薄薄一层暖亮的光芒,衬得那几块月饼油亮亮的好看。

五岁的叶冬青趴在香案边不甚明了,一会抬头看看娘亲,一会又看了看桌上正中的月神像。白玉雕成的神像眉目温婉,叶夫人将新酿好的桂花梅酒拿了出来,斟了小小三杯奉到桌上,偶有一阵微风轻飘飘的拂过,梅酒那阵子酸酸甜甜的淡香便直钻鼻子里。

冬青踮着脚望着杯中莹莹的酒液,只觉在杯中看得到似圆非圆微微摇曳的月亮,好奇不已,便伸出小手要去碰。

半路被叶夫人捏住手指微微提起,他呆呆的随着仰起头来,就见到叶夫人笑眯眯地说:“小娃儿喝不得酒。”

叶冬青眨巴眨巴双眼,一脸的不明所以。就听到叶夫人转头唤了声,上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鬟,走过来将他抱起。

“带小少爷到楼下玩一会,待我祭完了月神,再抱他上来吃月饼。”

叶冬青注视着那个小酒杯正觉得有趣,只听小丫鬟道了声是,转身抱着他就要下楼。小孩儿趴在她肩头一急,依稀记得叶夫人刚才提到的“酒”字,到嘴边便是酒酒的一阵叫喊,才见叶夫人无奈地回头。

“娘,娘……”小冬青伸出小手挥了两下,就见娘亲取了个拇指大小的玻璃瓶子出来,将梅酒灌入些许,再以木塞封住瓶口,拿到他眼前晃了晃,笑着将瓶子用金色细绳系了,挂在他颈间。

酒液澄黄而剔透,放在他手心里带着些微的热度,瓶中还塞入一颗青梅,微微晃荡瓶子上下浮沉,小冬青玩得兴起,咯咯地笑。

小丫鬟将他抱下楼来,这阁楼依水而建,不少丫鬟弟子在河水边上放河灯,凑个热闹好玩。小丫鬟初时还顾着他,到后来被左右呼唤着玩心大起,将叶冬青放到地上,轻声道:“小少爷,你在这围栏边等着,我放了河灯就回来抱你。”

叶冬青乖巧地点了点头,掂着胸前的小玻璃樽举起来,迎着月亮眯着眼睛细看,一张小脸笑得红扑扑的。河边吵吵嚷嚷,一个个荷花灯顺水而下,偶有一片云飘过挡住明月,他便急急忙忙站起身来,往左边移了两步,顾念着手中的酒能否再映出月色来。

河边吵吵嚷嚷声渐渐远了,一个个荷花灯顺水而下,他却还无所知觉,直到看得累了低头环顾左右,却找不到丫鬟身影。他抬起头,眼瞅着不远处朱红色的大门开启着,外面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便迈开小小的步子往门外跑。

中秋佳节有夜游街市,处处灯火鲜艳,小摊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还有三两文人聚在一起端坐茶桌前赏花赏月饮酒作诗,他不曾见过这样场面,只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在人群中奋力穿梭,有行人走过将他一挤一带,他人小腿短往后打了个趔趄,就听到“哎呀”一声。

有个中年男子握住他的右手臂将他拉了起来,端详了他一会,笑眯眯地说:“这是哪家粉雕玉琢的小公子,怎么跑出来了,我带你回去。”

男人话音刚落,伸手就要将他抱起,手才触到衣袖就摸了个空。定睛一看,有个男童揽着那孩子的身体往后拖进怀里,一双眼定定地瞪着他。

明明是个十岁上下的孩子模样,却无端有盛世风范,那双眼睛里透出些厉色来,一身红裳被排排灯笼照出烈火颜色,竟然看得他有些心虚起来。

“什、什么……”

就听那男孩冷笑了一声,大声道:“这是我弟弟,不劳费心。”

这声音在一派热闹绵绵的气氛里分外明亮突兀,左右皆有行人回头来看,那中年男子嗫喏了半晌,转身挤出人群便走了,也不敢再回头看上一眼。

那男孩见他走远了,这才稍微松开了双手环抱的钳制,叶冬青懵懵懂懂地抬起头来看他,只看得他扬起时有些微棱角的下巴,红色衣袍分外鲜艳好看。

男孩子低下头有些高傲地看了他一眼,眉宇间隐隐显出些不豫的颜色,似乎挣扎了半晌,才伸手帮他拉好在纠缠中有些乱了的衣裳。

“你爹娘呢,你一个人跑这里干嘛?”男孩将他那身暖黄衣衫理了理,像个大人一样皱起眉道,“有很多人专门偷你这种小孩子卖到很远的地方去做人奴仆,你知道么?”

叶冬青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低头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灿金色的衣裳,见他的红袍衣角从自己身上拂过,便伸出手握住了一处攥在掌心。

男孩愣了一下,扯了扯,扯不动,退了一步,见他立刻往前迈了一步跟上来,一双眼亮晶晶的如同有星子坠落其中,不由得有些失神。

“哥哥。”

他声音软软糯糯如同年糕一样,仿佛带着些绵绵的香。

男孩又是一愣,横眉道:“谁是你哥哥,放手。这世间总是坏人要多的多的,你知道么?”

冬青便仰着头笑得眼睛弯弯的,看不出丝毫怯意。男孩与他大眼瞪小眼半晌,才卸了肩膀道:“你不要拉着我了,我要去找我娘。”

小冬青偏了头思索了半晌,露齿而笑:“娘在烧香。”

“不是你娘,是我娘。”男孩扯了扯衣袖无果,片刻后才伸出手道,“好了好了,松手,这个给你握着。”

小小圆圆的手指便攀上来,温热地攥住他的手,男孩颇为无奈,却还是拉着他挤开人群往前走。一路冬青好奇不已左顾右盼,摊贩上有些什么新鲜玩意,他就会伸出手摸着摊子看一会。

男孩也是四处顾盼,看的却是来往行人的面目衣着,每每脸上露出些喜色来,下一秒辨认清楚了便会被失望所取代,如此走了约有半个时辰,他才拉着冬青在一旁的石阶上坐下。

“你认得回家的路么?”男孩单手支颐看着他,半晌抬起手卷着他额前短短的刘海玩,一边玩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不认得最好,我准备把你带到人口贩子那儿,看你细皮嫩肉的,卖个几两银子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吧。”

末了似乎为了验证,将手指在他脸颊上戳了一戳,将他圆润的脸蛋戳进些许,又笑道:“软得很,不像小子,像小姑娘。”

他看着小孩儿眨巴着眼睛,那双大眼睛清澈明亮,眨动的时候还能分辨出纤长的睫毛扑扇着,月色下显得特别的水灵好看,像小肉包子,像水蜜桃一样,粉粉地让人想咬上一口。

“哎,反正你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少爷,什么也听不懂,被人抓走了卖掉了也不知道。”他摇摇头又叹了口气,手指倒是没半刻缓下来地摸摸捏捏。

“知道。”小冬青脆生生地应了一句,又被捏了一下脸颊,索性抬起手捧着脸又不说话了。

男孩挑眉看着他,笑容里带着些揶揄:“知道?那你知道你叫什么,你几岁了,家住哪里?”

“我姓叶,娘叫我小娃儿,五岁,家……家……”叶冬青歪着头数着手指,想了许久,皱紧了眉却始终也说不上来。

“哪有人大名叫小娃儿,回去记得问清楚你爹你叫什么,免得又走丢了。”男孩哈哈大笑,将他抱起来置于腿上,一手揽着他,一手到怀里掏了掏,半晌掏出个油纸包来,拆开里头是一个月饼。

“饿吗?”

小冬青看着那个香喷喷的月饼,点了点头。就见男孩将饼一分为二,要放到他手里时又嫌太过大块,便又掰碎了些许,用指尖挑了递到他唇边。

冬青抬手握着他的手指,张开嘴将饼吃下,温热的嘴唇就含住男孩的手指,舌头在指尖处又轻轻地舔了舔。

待喂了他小半个月饼,男孩才将剩下的吃了,末了也是一舔手指,将油纸包折了又放回怀里。低头时就见到小冬青将颈上的玻璃小瓶取下,递到他面前来指了指木塞,露出一脸期盼的神情来。

男孩不明所以,用牙齿将木塞咬掉,鼻尖凑到瓶口闻到一阵淡淡的酒香,香气中微酸微甜,说不出的受用。

“你一个五岁的小娃还敢喝酒?”

他挑眉询问,冬青则期盼地倾身握着他的手,将嘴唇凑到瓶口处,伸出舌尖舔去瓶口湿润的酒液,而后一推他的手,糯糯地说:“哥哥,你喝。”

“你还怕我不敢?”男孩抬手就唇一饮而尽,那丁点桂花梅酒对他也确实不存什么影响,“叫你知道我天策府出来的,无可畏惧之事物人。”

一个听得似懂非懂,一个偏要装府中大人饮酒时样子说得豪气干云,只是两人面面相觑别有一番可爱样子。

男孩将木塞又封回玻璃瓶口,突然一双小手伸上来捧住他的脸,还未反应过来,小冬青便凑上前去伸出舌头舔了舔他唇上的酒液,一来二去温热绵软,他不由愣在原地。

但小孩子哪懂什么,冬青眼里只有那梅酒心心念念的色香俱全,舔净了便笑得开怀,双颊因酒气而染得酡红,倒是男孩稍大一些,抬手搭在唇上隐约知道这是被个小孩儿给轻薄了,思来想去只觉又是丢脸又是好笑。

“像你这样的,早晚被人拐走了算。”

小孩子软软绵绵的一团偎在他怀里,男孩抱着他站起身来,走到明亮灯火下,这回才走出几步,便有人从身后追上来搭住他的肩。

他回过头,面上露出欣喜笑容来,若非碍着手上还抱着个小孩子,真是恨不得扑到来人怀里。“娘。”

“衡儿。”女子穿着件紫色衣裳,腰间别着根玉笛,面容颇为温婉秀丽。闻声抬手抚了抚他的头,注意到他怀中的小孩,便伸手抱了过来,只看了一眼他衣领上所绣的徽记便已知晓。“这是藏剑叶家的人。”

“他确实说了姓叶。”秦衡抬头看了一眼,见小孩儿自动寻了个舒服的位置趴在娘亲怀里双目紧闭,面上还带着隐隐的笑容,忍不住又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

女子一摸小孩儿脸颊,颇为惊讶:“怎么醉了?”

秦衡立刻缩回手,眼观鼻鼻观心道:“我也不知。”

女子看了他一眼,知道与他脱不了关系,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笑:“你在这里等我,可不许再乱走了,此地有一处叶家别院,我去问问。”

“我和你去。”

“走吧。”

秦衡亦步亦趋地跟着母亲,一边偷眼看她怀里的小孩子,此时月上中天,月色流落在小冬青的脸颊上,找出他光亮额头粉嫩嘴唇,比起府里一帮摔跤打架的兄弟们,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才近叶家别院,迎面便撞上慌慌张张的几个小丫鬟,一看女子怀里的小孩儿眼泪哗地就下来了,扑上来一口一个小少爷地叫着。

小孩儿被接回去了,抱在小丫鬟怀里进了叶家那朱红色的大门便再也看不到了,秦衡让母亲伸出手握着,走了几步却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突然想起那小孩子装桂花梅酒的小玻璃瓶还在他怀里,掏出来看了一眼,里头那颗梅子还在,凑到鼻尖上一闻,酸酸甜甜的沁人。

“衡儿?”

他将玻璃小瓶塞回怀里,连带着那条金色的小系带,就听娘亲问他:“今儿个的月饼吃了吗?”

“吃了。”

“嗯。”娘亲捏了捏他的手,笑眯眯地说,“吃了便好,人月两圆。”

他抬起头来笑了笑,握紧了娘亲的手。

及至许多年后,秦衡易名为秦白朔后遁入恶人谷,八月十五中秋夜他便未曾再过过,只是对着那圆到似乎可照见世间聚散悲欢的乾坤朗月,却也会想起为数不多的那几年娘亲所说的——“人月两圆”。

人生在世,何为欢者?

心之所盼。

 

评论(5)

热度(48)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