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莫毛】11

穆玄英怔了一下,扬在半空中的手指顿了顿,他想起后几年谢渊确实闭口不提雨卓承了,这颗冉冉的明日之星一瞬间便如同消陨了一样不复踪迹,所以他只记住了雨卓承在谢渊口中的辉煌,却对他后来的去向一无所知。

雨卓承似乎也不想说得更多,他弯腰把地上的资料捡起放回穆玄英手里,才有些疑惑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在这里工作啊。”穆玄英单手拢住怀里的东西,抬起头来露出个笑容,“结果让我送点资料我都搞乱了。”

雨卓承怔了怔,直到指间夹住的烟有些烫手了,才恍然一样地把烟头拈熄了扔进垃圾桶,往前走了两步握住穆玄英的手臂,止住他要上楼的步伐,急道:“你……自己找的工作?谢老大知道吗?”

“啊……这么说来谢伯伯好像还不知道,他太忙了,最近似乎在查一个大案子好几天没回家。”穆玄英轻快地应了声,见到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地僵硬,似乎颇为忧虑地皱起了眉,不由得有些不解。“怎么了,你不舒服?”

“不,我只是……”雨卓承顿了顿,看着穆玄英半晌没说出话来,见多了各种别有深意居心叵测的人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么清澈坦荡的目光,连那里面隐隐的担心都一览无遗。

雨卓承与他对视半会,终于还是别开眼轻咳了一声,淡道,“我只是觉得你要尽快和谢老大说一声,免得他担心。”

他抬手推开楼道口的门,正要示意穆玄英抱着东西先出去,旁边办公室的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青年男人,两人四目相对,男人笑了笑,单手插入裤袋里吹了个口哨。

男人相貌算得上英俊,眉尾上挑有些女气,穿着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色西装,敞开的领口里露出里面红色的衬衫来,这样的打扮穆玄英在莫雨身上见过,但莫雨穿着的时候举手投足间有种洒脱不羁的俊美,面前的男人却透着种让人不舒服的阴柔。

他觉得这个人一定在刻意地模仿莫雨,学到的却只是有形态而无实质的装束。莫雨身上有一种俾睨天下的孤傲,这个人却只显得轻浮而嚣张。

穆玄英偏过头正好看到雨卓承脸上一掠而过的厌恶,他的敏锐不知道是与生俱来抑或是在成长过程中被谢渊影响了,那一瞬间他甚至能感受到雨卓承身上的气势变化,透出一种对敌的紧绷感。

“雨卓承。”男人的笑声也有些冷冰冰的,尾音上挑,像一条毒蛇一样,“警队里呆不下,就赶着上这儿来收买人心?连个送资料的小员工你都能给他开门,再过几天都只认得你,不认得我了。”

他的视线在穆玄英身上转了转,见他低头不语的样子平淡无奇,便抬起头冲着雨卓承颇为挑衅地啧了一声。

“卓承。”

有个很是温柔的女声响了起来,而后门内走出个年轻女子,穆玄英眼睛都不抬,只觉得身边雨卓承的呼吸顿时便放松了不少。

倒是先前的年轻男人很是不快地哼了一声,甩下一句话转身就走。“楚霞影,你也不用白费心机了,咱俩虽然都不姓陶,但这个姓雨的就算把自己给抹黑了上墨了,陶寒亭也看不中他。”

他转身的时候很用力,故意撞到穆玄英身上,把穆玄英撞得退了一步,脊背碰在墙上,手上的资料文件又掉了一地。

穆玄英无奈地呻吟了一声,这个时候背上的痛倒成了小事,他蹲下身来捡东西,突然有只手横过来碰到他的下巴,他下意识地别开头避开,就听到雨卓承恼怒地喝了一声。

“凌之柏!”

“干什么?我看得起证明他长得好,你急个什么劲。何况是个男的,我也没多少兴趣。”凌之柏直起身来,见穆玄英仍是头也不抬地捡着东西,露出的一小截蜜色脖子微微转动蹭着衣领,意外地显得特别暧昧好看。

雨卓承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穆玄英,向前走了一步正好挡住他的视线,凌之柏便颇为不耐地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穆玄英这才捡好东西站起来,抬头就看到雨卓承脸色不豫,连忙摆了摆手笑着说:“没事,你们聊,我去复印东西。”

“我跟你说过的事……你一定记得跟谢老大说说。”

“知道。”他轻快地应了一声,三步并做两步往复印室跑,身影很快消失在走廊尽头,雨卓承才转过身来,就见楚霞影微微笑地站在背后看着他。

“他是谢渊的……”

雨卓承伸手握住她的手,摇了摇头,楚霞影便心领神会地停了口。过了半晌,才听到雨卓承轻轻地叹了口气说:“我其实真的有点担心……担心陶先生就是知道他和谢老大的关系,才让他来工作,必要时牵制谢老大的举动。”

楚霞影也只是温柔地笑了笑,似安抚一样地握了握他的手。

 

穆玄英站在影印室里对着一堆杂乱的纸张无语问苍天,有些订好的地方在两次碰撞中开了口,中间夹着的纸张掉落出来混在一起,只能一张张去翻阅整理顺序再一次分类。

他一边开着复印机,一边蹲着把纸张铺在椅子上查阅页数。蹲酸了的话就起来跳两下,再埋头苦干,时不时想着这一波三折就浪费了几个小时,如果上司再报告给主管,再一路上报到莫雨那里去,评估报告上写的会不会是这样一句——复印都不会,建议辞退。

一定会被莫雨笑死的,然后一定会说不愧是傻毛毛这种话,强调几百次傻这个字,还要标重音。

穆玄英想到这里,恨恨地把脸埋在手中的纸张里,掩住无力的哀叹声。

有只手覆在他的头发上轻轻地揉了两下,掌心温热柔软的触感是他熟悉的感觉,穆玄英微微抬起头,就感觉到莫雨低下身从身后覆住他,双手环着他的身体握住他手中的纸,低低地在他耳边笑了声:“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

莫雨听到他闷闷的声音,就像猫一样在他心口上挠了一下,忍不住在穆玄英微微有些凸起的耳骨上轻轻咬了一口,才抵在他耳边道:“我刚回来找了大半个公司才找到你,以后别蹲在角落里,从外面经过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

“雨哥……凌之柏是谁?”

莫雨的手顿了顿,穆玄英背对着他,看不到他脸上一瞬间的冷冽慑人,只感觉到他的声音异常淡漠。“陶寒亭养的……儿子。”

其实凌之柏在他这里连个东西都算不上,但因为听的人是穆玄英,莫雨权衡再三,还是用了个比较温和的词语。

“他为难你?”莫雨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心想如果穆玄英说一句是,凌之柏明天就绝对不会再光鲜亮丽地出现在这里。

“也不算。”穆玄英摇了摇头,察觉莫雨松开他一手撑在地上似乎站起来,下意识地回头看了莫雨一眼。

莫雨在下一秒倾身吻住他的嘴唇,一手随意将椅子上的纸张一拨洒了一地,整个影印室里四处飞舞乱哄哄的,穆玄英眼角余光瞄到,嘴里要发出的哀叫都尽数被莫雨吻得悄无声息。

好不容易穆玄英往后仰了仰避开他紧追不舍的唇,伸手胡乱抓住张纸,才发出了“喂”的一声便被莫雨压倒在地上。他的身体和脑后铺满的全是白纸黑字的合同,每一张都是几百上千万的金额,此时混得越发彻底。

“你毁了我的工作成果。”穆玄英瞪着他半晌,终于还是忍不住指责他。

莫雨只是想,我让人找了你那么久来又不是要你给我工作,更何况他真正要做的事,枪也拿刀也碰,没有一处是良好市民的样子,让穆玄英去做,他半点都舍不得。

“再一会……我陪你捡清楚。”莫雨话音刚落,低头覆在穆玄英嘴唇上,轻微摩挲了两下,伸出舌尖碰了碰青年丰润的嘴唇,像邀约又像要寻隙而入一样。

直到穆玄英抬起手环绕住他的脖子,轻声说:“别人进来怎么办?”

“锁了门。”

“窗子……”

莫雨言简意赅:“拉上帘了。”

穆玄英看着他的双眼,忍不住笑了出来,眼看莫雨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抬起头伸出舌尖学着莫雨一样舔了舔他的嘴唇,而后便被飞快地攫住他这透着孩子气的诱惑举动,卷入口内彼此纠缠。

莫雨的手自他衣服下摆探进去,抚过柔韧紧实的腰间,按在脊背上的时候,穆玄英才发出轻微的抽气声。来不及制止,莫雨已将他翻过来掀起半截衣服,看到他脊骨上泛起的红。

“怎么弄的?”

“不小心碰在墙上。”穆玄英话音才落,就感觉到一串湿热的吻落在那上面,他低下头弓起背,察觉到莫雨的吻一路往下直眼神到脊椎尾处,才有些惊慌地出声制止,“小雨……”

莫雨的嘴唇在他腰间流连辗转,温热的气息几乎炙伤了他的背,而后穆玄英便听到他含糊而忍耐的声音,嘶哑地带着些情欲。

“不是在这里……是……到你做好准备为止……”

 

评论(2)

热度(40)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