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54】

雨季过后,南屏山渐渐进入了盛夏。

一丝风滑过江面,带不起半点涟漪,倒是山路两侧丛生的杂草似乎微微晃动了分毫。炎热的阳光下砂石翻滚出璀璨的光斑,一只小小的蝎子从沙土中钻了出来,匍匐了两寸,仿佛感受到大地上传来的颤动,复又迅速钻入沙中不见了痕迹。

望不到尽头的山道远处隐隐出现了两个黑点,随之而来迅疾的马蹄踏地声渐渐地清晰起来,声声入耳,两个黑点成了两匹马,马背上的人飘带随风飞舞,直向望北村而来。

守卫的七星卫眼力上佳,远远便看到了他们衣襟上用绣线织就的浩气盟徽,但因瞅着面生,仍不敢轻言大意,便有一人上前朗声道:“来者何人?”

“赵将军麾下。”当先身着道袍的人勒停马匹,纵身跃下,抱拳道,“在下楚雩风,会同师弟叶冬青,劳二位代为引见风令帅,有要事相告。”

这两个七星卫恰好都是十五六岁上下的少女,甫加入浩气盟不久,涉世虽未深,但既然当了守卫,警觉心便愈重,因此虽听他这样说,却不敢轻易放行。

因为望北村毗邻武王城,坐落赤马山脚下,隔着长江之水与恶人谷扎营的陶塘岭遥遥相望,不乏两军互相刺探,恶人循机滋事之举,加上各据点传送讯息,多数都由传信兵包揽,若对方真的心存歹意,此时一人去通传,留下另一人,也是危机四伏。

当下两个人面面相觑,竟说不好应当如何。

正在犹疑间,只见一直静静站在楚雩风身后的叶冬青向前走了一步,从怀中掏出一封染了体温的信函递出,轻道:“若二位实在不便,此是赵将军亲手所书,烦请转交风令帅。”

“冬青!”楚雩风伸手按住他的手腕,道,“会否不妥?”

“事出有因,赵将军不会怪罪。”叶冬青仰起脸看他,柔声道,“这两位是看着我们面生,故不肯轻易让路,我们四个人在这里左右为难,反而耗费时间。何况她二人尽忠职守无丝毫懈怠,可见是意志坚定之人……”

说到这句时,他仿佛想起了什么,眼睛里的神采有一瞬间的凝滞,然而一个呼吸起承转合之间,这份凝滞又带上了一抹自嘲般的神色。他垂下头,将手中的信件递到其中一名少女手中,微微一笑道:“有劳速去速回,我与师兄便在此处等待。”

仿佛怕她们不放心,又将背上的佩剑解下,连同楚雩风的剑一并递上,往后稍退了数尺,立在那匹骏马身侧。马儿低下脖颈,颇为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颊,打了一个响鼻。

叶冬青便笑了起来,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它。

那拿着信函的少女眨了眨眼,忍不住又看向他,只见青年抚摸着马髯轻轻安抚,在阳光下仿佛镀上金边的那张脸固然清透漂亮得令人移不开双眼,但更让人心生好感的,是他身上有种朗风霁月般的温柔从容。

相由心生,有这样气质的人,怎么会是穷凶极恶之人。

拿着信的那位少女一顿,转身就往里面去了,不一会儿出来,将佩剑还给两人,拱手道:“方帅有请。”

还未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串粗犷爽朗的笑声传来,一名蓄着络腮胡子的男人掀开门帘走出,与两人打了个照面。

此人虽然满头白发,却无丝毫老态,未被衣袖挡住的半边臂膀上肌肉虬结,声如洪钟地道:“两位小友路途劳顿,快些入内详谈。”

叶冬青和楚雩风拱手与他行了个礼,一前一后进了屋子。望北村虽然地处南屏山要道之上,但并非据点城,是以只修建了几排供起居用的矮房,不过屋子虽不起眼,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桌上还放着几副碗筷,备了饭食和几样小菜。

方超哈哈一笑,先落了座道:“恰逢正午,老夫还未吃饭,想来两位也没有,一起吃吧,边吃边说。”

楚雩风心下感叹,与叶冬青交换了个眼神。

这方超看着像个粗犷鲁莽的武夫,但能牢牢固守望北村数十载,果然不可轻视,既知晓他二人从浩气盟一路赶到望北村必然饥肠辘辘,又怕两人拘谨不安,故邀请他二人一起吃饭。

真是心细如尘,难怪赵佑廷如此信任。

两人坐定后,便听方超道:“赵将军信上只有三字,自己人,所以我想两位一定另有口讯。”

楚雩风点了点头:“那我便直入正题了。”

他以手指蘸水,在桌上一划,道:“今次赵将军行兵,打算直取凛风堡。”

方超闻言一怔,皱起两道白眉,沉吟半刻才道:“凛风堡其实与武王城一样,地处山巅险峻异常,易守难攻。且由莫雨亲自镇守,虽然这小子行踪诡谲,听说时时不在堡中,但护卫极其森严,可谓固若金汤。”

“是以赵将军计分三路。”楚雩风道,“上路由赵将军与正静堂沈堂主领军行洛道金水,破枫华龙门,下路由正义堂正隐堂正力堂三位堂主过苍山无量,取黑龙融天,中路则由正宽堂正智堂二位堂主,由巴陵瞿塘始,攻白龙口马嵬驿,三路人马只需两路行至昆仑,与正仁堂风令帅布置在昆仑的人马会合会合,一路拖住大部恶人苦战,那时就是进攻凛风堡的时机。”

“战线拉长,很容易造成辎重与粮草的压力。”

“这正是赵将军担心之处。”楚雩风看向他,“况且战力集中在前线,辎重粮草从浩气盟运出,南屏山不能有半点闪失,若恶谷中人空降陶塘岭,方帅可能要经历数番苦战。”

“我定会调派人手,加紧巡逻。”方超面色严肃而凝重,“即便需要老夫以性命相搏,也会先保送辎重粮草抵达前线。赵将军和诸位堂主打算何时出发?”

“三路人马,分别是三日后,五日后,七日后。我与师弟晚些时候便出发,先抵达洛道,在秋雨堡与赵将军会合,再行北上。”

“如此这几日我便着重布置,将这一带游荡滋事的恶人逼回陶塘岭去。”方超舒了口气,这才提起筷子为两人夹菜,一边道,“我们与恶人拉锯多年,论战力其实在伯仲之间,恶人谷固然不能祸乱江湖,但我们要轻取城池据点,却也并非易事,为何赵将军突然有了打算,在此时出兵?”

楚雩风正夹了块鱼肉要放进冬青碗里,闻言筷子在空中微微一滞,下意识地往叶冬青脸上看去,只见他低着眉眼,静静地吃着碗里的东西,睫毛在眼下打出一小片浅浅的阴影。

“因为……”楚雩风顿了顿,放下筷子,压住心头的怒意,“因为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想必方帅也听说了,秦白朔失踪数月,又重回了恶人谷。”

方超点头:“确有此事。”

“这一来一回,秦恶狗想要恶谷中人再对他信任有加,恐怕不能了。有什么比将帅失了军心更严重?”楚雩风道,“诛杀此人,破凛风堡,逼恶谷人重回谷中,正是此行目的!”


评论(12)

热度(56)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