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莫毛】8

他的声音很轻,只有自己听得到的音量,却看到莫雨微微抬眼看了自己一眼。

 “你是哪个……”当先那个狼牙军不知死活叫嚣了句。

莫雨的身姿就如同练光一样迅捷地掠过他的身边,带动的风甚至让穆玄英的刘海和袍袖扬了起来。

话音未落,那狼牙军的眼珠子堪堪便往外凸出了些许,喉咙间吱吱嘎嘎作响,再也说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最终缓缓地软倒在地。

除了穆玄英众人皆吓了一跳,这才分辨出莫雨单手握着的短刃,刃尖上一滴滴的鲜血滑落凝聚成,而后坠落在黄土之上。

那狼牙军喉咙上一道血痕,被莫雨割断了喉管,鲜血不断涌出,挣扎了几下便断了气。

另两个狼牙军一时不知该进该退,只迟疑了数秒,见莫雨低着头不再动作,呆滞得仿佛被点了穴定了骨,当下鼓起勇气,挥舞着大刀便往他头上劈去。

莫雨也不抬头,反手刀刃一转,刺入一人心脏。血喷涌出来,瞬间便在他白色的外袍上溅出几点猩红梅花。

剩下的那个终于知道害怕,大喝一声转身就跑,莫雨身形一动,刃光一闪,那狼牙军才奔出数尺,咚地一声重重扑倒在地上,已然死去。

短短不过半刻,莫雨已经连杀三人。那小孩儿抱着头埋在穆清双怀中不住啼哭,穆玄英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

他似乎在一夕之间长大成人,并且出手皆是杀招,招招毙命。

又熟悉又陌生的莫雨……

他突然觉得手掌上一热,回头一看,穆清双抱着孩子拉了拉他的手,轻声道:“我们走。”

“恶人谷的事便让恶人谷去解决,两败俱伤与我们何干,这人不是善茬,快走。”穆清双在他手上一握,示意他快些。

穆玄英沉默了片刻,忽地单手将她扶上马。“先送这孩子回去,而后找个安全点的地方等我,沿途留下记号。”

“玄英……”

“一路小心。”

穆玄英在马屁股上一拍,见那马疾驰而去,这才回过头来。只见莫雨握着短刃的手背在身后,正冷冷地看着那人。

“苟且偷生,甘为虫豸。”莫雨缓缓说道,忽地哈哈大笑了起来,狂放笑声在茂密的树荫间回荡着,却显得煞气愈浓厚了些。

“小疯子……小疯子……今日你帮着浩气盟的人杀自己人,莫雨,你这是要毁了我恶人谷么!”

莫雨眼神阴鹜地看着他,忽地又笑了。在这笑容中他动了起来,扑上去后只拆了数招,刀刃已经抵在那人脖子之上,轻轻往下压。

那人强自镇定,却仍是有些发抖,只感觉莫雨温热的手抵在他的肩上,冰冷的刀刃轻轻压下来的时候脖颈剧痛非常。

“我要杀你,便是浩气盟恶人谷都横加干预,天皇老子要出手阻止,我也一定要杀,不管你是谁。”莫雨缓道,刀刃微微地划动了一下,而后松开了手,那人便从他手中滑落下来,跪坐在地上。

瞪大的双眼看着地面,仍有些死不瞑目,脖颈间的血染红了衣裳,融合了四个人的血散发出的恶臭血腥味便在风中四处弥漫逃窜。

莫雨凶刃入鞘,这才回过头,见穆玄英站立在风中默然看着自己,袍袖随着风动处轻轻拂动着。少年眉宇间有些微的蹙起,明澈的双眼看上去却有些忧伤。

那一身宝蓝色的衣服看上去即使沾染了些灰尘却还是显得平整干净,而他一身血腥,脸上身上手上无不沾染了鲜血,星星点点甚至有些红得发黑了。

莫雨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走到穆玄英面前。

“小雨哥哥……昨儿个后来你去了哪?”

“哪都没去。”穆玄英看着他一开一合的薄唇,莫雨语调平静无波地说着:“我在树上看着你,到你醒了动身,便跟过来了。”

只因他说了一句恶人谷与浩气盟不宜照面,莫雨便只能暗暗地守着他。

“你知道我要去哪里?”

“不知道。”

穆玄英静了一会,又道:“我去哪里你就跟着吗?”

“跟着。”

“即便是我要回浩气盟?”

莫雨静默片刻,只是淡淡地说:“去。”

穆玄英心里一跳,许久才轻声道:“早上醒来时,我以为你走了……”

莫雨抬起手要去碰他脸颊,突然又顿了顿,终于还是在半路硬生生收了回来。“不走,有毛毛,莫雨愿足矣。”

穆玄英留意到他的动作,便伸手过去要拉住他的手,还未触到指尖,便见莫雨的手往后背了过去,生生地避开了自己。

“脏了。”

穆玄英怔了一下,终于还是握住他的手拉过来,见他指间都是鲜血痕迹,握了一下便在自己手背上印了个红色的印子。

他从马背上解了水壶,将壶中的水倒在莫雨手上,而后用手指头轻轻搓揉着,慢慢地将血渍从莫雨手上洗去。

骨节分明的手,指尖还有着握剑的茧。穆玄英低头帮他洗手,鼻子却突然有些发酸。

他从未亲手杀过人,谢渊教他武艺,却不愿意让他沾染太多血腥。而在漫长的成长岁月中,莫雨到底有多少次这样面无表情地出招,而后在杀人之后孤寂地背着自己的手。

“月姐姐说,杀人其实并不难,难的是你杀了千万人后,还能抱有希望和期待。”穆玄英轻声说,掏出方巾将莫雨的手仔细擦干净。

“谢伯伯颁下长空令,浩气盟于你而言更是艰险重重,你……你怎么能去。”穆玄英越说心里越是难过,握着方巾的手微微有些震颤。

莫雨看着他低头的样子,只看得到少年的后脑,连带着露出来曲线漂亮的脖颈。他抽出手抬起来,捧住穆玄英的脸,低下头仔细地亲吻少年的嘴唇。

有些冰凉的手指搭在他的脸颊上,嘴唇却温热得仿佛要炙烫人心一般。穆玄英闭上眼睛,抬起手揽住他的脖子。

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么深切地察觉到自己爱着莫雨,也从未有一刻像如今真正感觉到身处对立的悲哀。

 

评论(2)

热度(45)

  1. xss6623818xss阿久 转载了此文字
©阿久 | Powered by LOFTER